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點絳唇《胭脂之卷》

從很早很早,至少是意識到自己的情感之後,就了解那其中之無法介入的空隙,真是寂寞的心情。 有著一束紮成馬尾的黑色長髮,烏溜黑亮,眼睛明亮有神的少女,名字叫做胭脂。 父母是在除魔界中頗有名聲的法師和妖怪退治者,胭脂自然也有著天生的戰鬥能力,以高段驅魔師的姿態,活躍於各個守城之中。當她揮舞武器戰鬥時,也真的是個有著銳利神情的戰士。 然而現在,坐在屋頂上的少女,正凝望和殺生丸學習拆招解招的少年,那個溫柔的眼神無論如何也不是個戰鬥者該有的。 少年的頭髮因為迅捷移動而搖晃著,身形靈活,就算是要女孩子才有辦法做到的身法他也學的極快。手上的劍吞吐青虹,劃過快速的幾個弧往師父攻了過去,可以看見教導者的眼神有著讚賞的意味。 這名少年的名字是碎牙,擁有妖怪之血者。 同時,也是少女喜歡的人。 「胭脂姊,又在看了啊?」綁著兩條辮子的妹妹瑪瑙,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摸到姐姐身邊,跟著坐下,盯著底下練劍的少年,表情不以為然的吐出評論:「我真不知道妳到底喜歡碎牙哥哪一點,長相是很不錯啦,可是嘴巴超壞,個性也不坦白。」 「我倒也搞不懂妳為什麼喜歡七寶哥。」胭脂立刻回話,迅速的擊中妹妹要害,瑪瑙整張臉脹紅。 「我才……沒有!」臉上的表情洩露了一切,瑪瑙口吻慌張的回話。 「我是喜歡碎牙,而且我絕對不會隱瞞,這就是正攻法。」胭脂站起身,率性的伸展著手臂,吐出了一口氣。 「不會寂寞嗎?胭脂姊是知道的吧?」瑪瑙遲疑了一下,忍不住問。 當然知道。胭脂望著上方一望無際的湛藍天空,心裡做如是想。 之前曾經見過那個女孩,有著一頭漂亮顏色的銀髮,儘管外表十分艷麗出眾,卻不媚俗,五官細緻,卻不會流於嬌弱,反而予人相當強烈的堅定感,冷冽的語氣中,也有著過往焠鍊出的一針見血。 而且,是碎牙喜歡的人。 和自己幾乎是相反的類型,在父母的寵愛下備受呵護的自己,恐怕是很難猜測那位少女的想法,只知道那是比一般人堅強,也比一般人脆弱的一個女孩。 就算那兩人只是站在一起,也絲毫沒有任何勉強或是違和之感,一種和緩如水流的氣氛,似乎能夠隱隱約約感覺到他們強烈的互相理解和羈絆。連分開之後,見到其中一個人,也會想到另一個人,恍如一體兩面,無法介入其間。 那麼,一段無法成真的單戀到底要為什麼而存在呢? 「碎牙,你真的是很令人生氣的傢伙耶。」剎海用修長的手指編著繩結,看來是在製作整人的小道具,他對正坐在神社廊上看著天空的黑髮少年說,後者這才轉頭看了他一眼: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像這樣子非常無情的回答,碎牙嫌惡的說。 「不懂是吧?須彌!」剎海俐落的一彈指,喚來了黑衣的同夥…不,是孿生兄弟。剎海指著一臉狐疑的碎牙,對自家兄弟須彌大聲的說:「告訴他他到底是哪個地方令人生氣!」 「剎海,我們可不好把自家妹妹的心情說出來吧?」須彌轉向碎牙淡淡一笑:「碎牙,我相信你知道的。」 碎牙沒再說話,總覺得講下去也沒辦法了解,逕自起身走下神社的階梯,覺得有點焦燥,於是跟隨著飄盪在心中的熟悉歌聲,走入森林之中。 溪邊,蘆葦叢生,一位少女坐在石上,舒緩似的唱著歌。 聲音宛如低低的吟詠,又轉為輕盈的羽翼,在湖畔輕點漣漪,溫柔卻不是嬌媚,含蓄但非無情,彷彿主宰了一切律動般,碎牙站在溪對岸,身影湮沒在高高的蘆葦中,一如往常的聽著少女的歌聲。 只是聽著那樣的歌聲,內心就感到無比的平和,名為銀魚的少女是碎牙所傾慕的對象,倒不如說,用平常一點的說法吧,是喜歡的人。 至今都無法踏出極為關鍵的一步,無法開口說出真實的心意,只能夠在這種時刻悄悄的注視,碎牙常常對這樣的自己感到不耐,但性格使然也沒有辦法。 突然的,銀魚那對明亮的眼睛驀地轉到自己的方向,碎牙心中一凜,立刻離開了溪畔,迅速的往森林的深處走去。 走在樹的光影之間,因為剛才那幾乎是眼神相觸的瞬間而心悸不已。影響如此輕易,只是回眸就令少年的心中微微發熱。 突然,一名熟悉的少女身影映入眼簾,碎牙喊出了童年玩伴的名字:「胭脂?妳在幹麼?」 「我要把這隻鳥放回牠的巢裡。」胭脂回應著,正準備要爬上樹去,碎牙看她有些不穩,嘆了一口氣,走過去拉住她後領。 「我幫妳,妳下來吧,等一下妳太重害樹枝斷了怎麼辦。」他知道胭脂有時也會因為莽撞而受傷,在這點上面兩人十分相似。 「說這什麼蠢話!你自己就不比我重嗎?」胭脂立刻回嘴,抬頭一看,那張最難以忘懷的容顏進在咫尺,心跳的頻率高了一點,就算是童年玩伴,少女還是沒辦法習慣這樣的近距離,不過碎牙什麼也沒想似的從胭脂手中接過幼鳥,輕鬆的躍上樹枝。 小心翼翼的完成了任務,碎牙坐在樹枝上,用難得的開朗語氣問:「胭脂,風景很好,妳要上來嗎?」 「……如果你認為樹枝支撐的了我們兩個人的話。」胭脂估計的說:「若是那棵杉樹的話可能還有辦法。」 「妳說西瓜男?妳不常去翼風那裡吧?」碎牙的聲音從樹梢傳來,風輕輕的拂過兩人的臉頰。 「常去的,有時去看看你。」胭脂被無法言明的東西驅策的說,看見碎牙低頭看她。被期待所攫獲,胭脂僵硬著身體,不安的等著回答。 但碎牙似乎沒有察覺到其中意義,語氣如常:「那下次一起去,妳沒爬上去過吧?那裡比這裡還要清楚。」 對於這個邀約,胭脂不禁開心的笑開來,雖然她心知碎牙這話並沒有太多其餘成分的意味,應該說是完全沒有。高興之餘,卻也因為凝視著碎牙,而想起了那位少女。 「你會找銀魚一起去嗎?」心中那有點討厭的念頭促使她問了這個問題,立刻見到碎牙的臉染上緋紅。 「怎……怎麼可能啊!」少年那表情和瑪瑙說起七寶哥時如出一轍,可不是喜歡嗎? 胭脂本想要笑,但是眼淚卻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她開始痛恨起自己此時過度的心思細緻。 「喂!妳怎麼哭了!」完全無法了解女孩子心思,碎牙驚慌的跳下樹,不知所措的拍著胭脂的背:「幹麼哭成這樣啊?妳在哪裡弄傷了嗎?」 口吻粗魯,但言詞解讀之後是純粹的關心,胭脂就對這點沒辦法招架,心裡面又高興又生氣,脫口而出道:「因為我喜歡你。」 碎牙霎那間定住了,像被人施了石化符咒。他過了一下子才艱難的開口:「妳是指?」 「我喜歡你的那種喜歡。」 碎牙明顯的因不知道該回答什麼而有些失措,胭脂看在眼裡更加的生氣,胡亂抹了抹眼淚說: 「我只是喜歡你。」 「嗯……」 「我喜歡你。」 「是。」 「我喜歡你。」 「我知道了。」 「我喜歡你,你是要我說幾次?」 「我剛剛不是說我知道了?」 「笨蛋!笨蛋!我的意思你根本不知道!」 碎牙被罵的無辜,只得節節後退,一邊用掌心接著胭脂的拳頭,難掩困惑的問:「妳在說什麼?」 「我的意思就是,我只是喜歡你,你就算喜歡別人,也不要在意我!因為我只是喜歡你而已呀!不要什麼事都要女孩子說出來!笨蛋!很丟臉耶!」胭脂繼續攻擊,對自己的情況是感到又好笑又哀傷。 碎牙聞言,又擋了她一拳,等到胭脂冷靜下來,才一臉認真的回答:「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胭脂似乎回到平常的說話口吻,覺得這種認真的回答果然是碎牙會做的事情,她下定決心的問:「你喜歡銀魚吧?」 「才……才沒有……」少年瞬間結巴了起來,對於這種單刀直入的問題,碎牙感到難以招架,應該說是,被這個喜歡自己的少女說中了心事,因此而感到心虛。 「說實話,你還是男人吧?」胭脂嘟起嘴說:「你喜歡銀魚是吧?」 對於那紅唇吐出的率直話語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但是碎牙突然發現,這女孩可是很真心的詰問自己,如果不好好回應,只是逃避,對她是失禮的,因此,少年點點頭默認。 胭脂反而鬆了一口氣,然後說:「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以後你會後悔沒有喜歡我的。」 「嗯。」 「我喜歡你和你喜歡銀魚是兩回事,要分開啊。」 「是。」 「你今天的回答都太簡短了。」 「對不起。」 「閉嘴啦,我不想聽到那三個字。」 「對不起…」 「討厭。」 碎牙看著地面,心裡面有點複雜,雖然胭脂之前就常常會纏著他說些喜歡之類的,但是他並沒有像這個時候一樣感覺到那話語的重量。 到底可以用什麼樣的話語來回應她的心意,他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恐怕也永遠無法擅長這些事,察覺到自己的遲鈍曾經傷害她,就覺得十分內疚。 或許,該說的話還有很多,但是總比不上一句。 「謝謝。」 胭脂看了碎牙一眼,又扯開目光,用複雜的口吻說:「這句話我也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聽到了。不過我很喜歡銀魚,因為我想喜歡我喜歡的人喜歡的人。」 「妳今天說了好多次『喜歡』。」 「對啊,你要不要也去試試,感覺很痛快喔。」胭脂瞪了他一眼,決定要激他一激。 「我沒有妳那麼厲害。」碎牙由衷的說,他是真心覺得胭脂是個有勇氣的女孩,自己完全比不上。 胭脂突然注意到一個杏黃色的影子正往這裡走來,心頭動念,忍不住興起了想要惡作劇的衝動:「碎牙,我只剩下一件事情要辦。」 「呃?」 「你答應我不可以找我算帳喔。」 「……好吧。」 話才剛說完,少女的臉就靠近自己,碎牙感覺到胭脂的嘴唇蜻蜓點水的在自己臉頰上吻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等……等一下!」 「剩下的你自己收拾吧。」胭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手指指向後方樹與樹之間,某個正站在那裡目睹這一幕的銀髮少女。 「慢著!妳……」碎牙滿臉通紅,一方面是不知所措,一方面是有點無奈,胭脂卻已經展開腳步,拋下了一句話: 「你答應過你不會找我算帳的喔。」 隨著銀鈴般的笑聲,胭脂的影子消失在碎牙的視野之中,就交給他去煩惱吧。 一面想像接下來的發展,一面拼命的往前跑著,而有著母親在的家門就在眼前,她有點頹喪的走進家門。 「發生了什麼事?」珊瑚看著歸來的女兒的表情,也猜出了個七八分。 「我呀,跟碎牙說了喔,然後,被拒絕了的樣子。」 珊瑚聽完,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把女兒抱進懷裡:「妳做的非常好喔,很有勇氣,不愧是我的女兒。」 一直在想著,沒有結果的單戀到底有什麼意義? 除了心中徒增的哀愁和苦澀之外,還有什麼呢? 想到碎牙那不知所措,但是卻應允自己任性的樣子,胭脂的眼淚不禁潰堤。她抹拭掉,但是淚水卻像是心情般,不停的溢現。 『可是,我很高興可以喜歡上你。』 這就是,單戀的意義。 《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