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鵲兒洛《中國行之卷》

「消息如何?」一名黑髮、輪廓深刻介於青年和少年之間的男孩問著,少女沉吟了一下。 「是水。」 這個答案令問的人皺起了眉頭,而從剛才就倚靠著樹幹,用一種灑脫態度看著這兩人情況的青年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碎牙,你想該不會是溺水?」 被稱為碎牙的人臉色一青,低吼了一句:「羅漢!我要殺了你!誰跟我說不會讓桔子傷到一根寒毛的…」 「他們在泛舟。」少女揭曉了答案,顯然是欣賞夠了碎牙的表情,因此而得意洋洋的笑起來:「江南多採擷,採擷蓮,他們說今天要煮蓮藕湯喔。」 這個答案並沒有讓這位緊張的兄長比較好過一點,碎牙仍然是維持那不悅的表情:「少禹,我在這裡受苦受難,他們倒是很樂。」 「十幾歲的孩子們都是這樣的,碎牙你已經有十八了吧?」青年笑笑的說。 「你自己到底幾歲?」 「那是秘密。」 「你們聽我說啦!」似乎是不滿被忽略,青衣少女大力的搖晃著手臂引回兩個男子的注意力:「我說我們該換個地方了啦,這個森林已經被你們的修練破壞得很慘了,也要注意一下水土保持吧。」 「對青喜妳那股聒噪的怨氣,大概讓我揮刀砍了練習量一倍以上的樹,真是感謝妳,讓我功力大進。」碎牙沒好氣的回答。 很顯然的,這裡是山環水繞之處的神州,也就是人稱的中國。這支三人組成的小隊伍,裡面的成員有來自日本的碎牙、神祕青年少禹還有鵲族少女青喜,三個人正在北方地區進行能力的修煉增進,前個月待在黃土沉沉的地區,嗆的青喜幾乎是眼淚直流,所以經由抗議之後,才來到了最近的山腰附近。 青喜是被鵲族人捧在手心的小妖精,生的一張快樂的臉,嬌俏可愛的性格,完全蓋去她聒噪的缺點,剛決定從族裡出來行使任務兼遊歷之旅,馬上遇上了兩個一起旅行的青年,她可是下定決心在這兩人後面東瞧瞧,西看看,絕對不要漏掉什麼美景或有趣的事情。 除了吃美食,觀望各種壯觀的景象之外,每天必來的捉弄碎牙大作戰,對青喜來說可是旅途的點心時間,照樣不能少,多虧自己有情報網撐腰,碎牙不得不對自己稍微禮遇些,但是通常還是會被氣得暴跳如雷。 少禹總是神祕的笑笑,袖手旁觀之外偶爾也和青喜一起謀畫欺負碎牙的方法,口上說碎牙個性太認真,青喜這樣說不定可以替他解壓。雖然懷疑少禹這個悠閒的可以的人,真的明白解壓是怎麼回事嗎?這兩個同伴總讓碎牙壓力倍增。 今天晚上由少禹決定在森林裡面露宿,碎牙生起了火,三個人各據一方,在星空下入眠,青喜正因為傍晚看見的一樁男女吵架趣聞而興奮的睡不著覺,星星的方位都移了好幾個,她仍睜著靈動的大眼睛。 旅途很有趣,雖然偶而也會想念族人們,但是當初是自己要出來玩的,總不能馬上就想家回去,一定會被笑的。青喜想著,坐起身來,旁邊的火燒的還很旺,暖活了冷冷的空氣。 「唔……」 青喜轉頭看向聲音來源,碎牙側躺著,痛苦的發出夢囈聲,青喜嚇了一跳,連忙用手去摸碎牙的額頭看看有沒有發燒,見他似乎只是做夢沒有生病,少女才鬆了一口氣,就算是白天碎牙生氣時也沒有見過他這樣的表情,所以剛才稍微的震撼了一下。 「碎牙,你還好吧?」青喜試著叫他,卻發現碎牙的唇型似乎說了什麼。她湊過耳朵去聽,碎牙正用一種悲傷的語調呼喚著一個名字。 「銀……魚?是誰?」青喜這下可不懂了,她沒有聽說過這個人呀,盯著碎牙瞧,心裡面十分納悶。 「妳也聽見了嗎?」少禹不知何時也坐起身來,營火焰騰騰的燒著,光影在四周不斷的隨著火舌竄動變化。 「少禹,你知道銀魚是誰嗎?」青喜立刻問,急於想知道答案。 少禹凝視著青喜,接著聳聳肩說:「我並沒有很清楚,不過應該是喜歡的女孩吧?碎牙很少提到這種事情,他的個性妳也知道,很彆扭的,但是看這個情況,恐怕是很哀傷的一段。」 「喜歡的女孩?」青喜反覆咀嚼著這部份的涵義,她沒有談過戀愛,對她來說向來都是和大家一同要好著的,盯著碎牙瞧,她突然了解到那種感情是對獨一無二的人產生的,非常特殊的心意。 「妳可不要拿這件事對他做文章喔,碎牙對這件事好像很介意,也別提到今晚的事情,他想必也有他的苦處。」少禹說著,然後又躺下去睡了,青喜心想,少禹那超越他外表的成熟到底是吃什麼才會有呢。 小女孩心性使她無法想這件事情想的太深入,青喜躺下來之後,沒多久也沉沉睡去,夢裡面有漂亮的鵲兒們,拍著翅膀把夢給填滿了,一個模糊的影子在群鵲飛起之間,看不清楚模樣,但總覺得是漂亮的人,恐怕是自己想像中那位「銀魚」的樣子。 第二天,碎牙的態度完全沒有改變,青喜忍住了想要問他的衝動,變得比平常安靜了些,這倒是讓已經習慣噪音的碎牙渾身不舒服。況且,青喜最後問題都變成了奇怪的句式。 「銀……銀子還有嗎?」 「妳該去問少禹。這部份是他的專精。」碎牙頭也不回的說。 「銀……鄞江好玩吧?咱們一起去嘛。」青喜用手指繞著她長長的辮子說。 「太遠了吧?要很久才會到,以後再說吧。」碎牙轉頭看她,露出了『絕對不可能』的表情。 「銀……吟詩作賦的人耶。」指著旁邊坐在涼亭念著『天地盼盼、生也無涯』的兩個書生,青喜的口吻已經令碎牙失去耐性,單刀直入的問: 「妳到底想說什麼?」 青喜本來就只是因為少禹的警告才有所收斂,這時可以逞一時的好奇心了,她立刻問出她憋了一整個上午,唯一想知道的問題。 「銀魚是誰?」 碎牙的表情變了,先是訝異,後來轉為哀傷:「妳知道多少?」 「是你喜歡的人?」 「少禹這傢伙……」 「你別生他氣,是我逼問他的。」生怕連累少禹,青喜自告奮勇擔下責任。 「……我沒生氣。」碎牙嘆口氣,眉毛鬆了開來:「銀魚是我在日本時,經由師父認識的人。算是從小就認識,現在她在中國,所以我來這裡就是想找她。」 「是戀人嗎?」青喜睜大眼睛,顯然的很有興趣:「她也喜歡你嗎?」 碎牙突然臉紅了起來,立刻撇過臉:「這不干妳的事。」 「當然干我的事!因為我想知道嘛!」 不得不說,一起旅行的途中,碎牙已經深知青喜的個性,他可不想要下次去鵲族部落時遭到眾人拿這件事情開他玩笑,於是給了一句『妳不要一直問了!』就迅速的向前走去,青喜跟在後面,厥起嘴唇有些不滿的小聲說: 「我要詛咒你單戀!」 突然某個東西飛過少女頭頂,抓走了她的繡帽,青喜嚇了一跳,抬頭一看,是一隻速度極快的鷹隼,她一邊追上去一邊大喊著:「還給我!那是母親送我的!」 大鳥自然不願意理她,青喜拼命的追著,跑過少禹和碎牙身邊,兩個青年愣愣的看著她,然後再看看那隻叼著那頂繡帽的鷹隼,少禹皺起眉頭:「是經過訓練的鳥,看來對方是有預謀的。」 「少禹,」碎牙平靜的問:「青喜很容易中計嗎?」 「就我的觀察,她從來不會想太多。」 跟著那隻鷹隼衝入山道,青喜才突然發現自己和隊伍裡其他的兩個人走散了,但是想要討回帽子的心意堅定,仍舊驅使她繼續往前跑,直到兩旁的懸崖令她感到一絲不安,她抬頭往上看,上面分布著一群表情凶惡的強盜。 「天呀,這下子怎麼辦呢?」青喜禍到臨頭,可有點不知所措了,這些個可是道中赫赫有名的山狼。 一個赤裸著臂膀的凶惡男子走到她面前,青喜『露出視死如歸的表情』退了兩步,大著膽子說:「我沒銀子,都在少禹身上。」 「少禹,是妳相好嗎?」男子摸著下顎說:「漂亮的小姑娘,今後妳就成為咱們山狼的壓寨夫人了,我們首領方才看上了妳。」 「不要!我不去,開什麼玩笑。」青喜見男子抓住自己的手腕,連忙用力的要抽回來,此時上方出現了一個聲音。 「青喜,妳還好吧?」 碎牙站在懸崖上,不知何時那一堆埋伏在上的山賊都已經被打倒了,碎牙連武器都沒有拔出來。看來實力懸殊,但是少女可沒有時間做這些戰力分析。 「碎牙!這個人硬抓著我要我跟他走!」立刻先告狀,青喜對著同伴大叫。 「喔?」碎牙從懸崖跳下,顯然有點不悅,他落在青喜身邊,冷冷的對山賊說:「放開她,然後快滾。」 「開什麼玩笑……」男子還沒說完,脖子就被碎牙用手掌擰住提了起來,明明就是少年的體型,卻把比自己還要壯碩很多的大漢像抓小雞一樣的提在空中,被放開來的青喜不禁覺得這情況看起來十分有趣。 「沒聽懂我說的嗎?」冷酷的看著對方,碎牙的眼神有著警告的意味。 「聽懂了聽懂了……」大漢竟然也嚇的發起抖來,碎牙手臂疾伸,把山賊狠狠的丟到旁邊的山壁上,在岩石上擊出一個坑。 「哇啊,打架的方式還是一樣誇張……」青喜傻眼的看著,一般來說,會有人把山壁弄出個洞來嗎? 「我勸你們立刻回自己寨裡看看,我不認為你們還養得起這麼麻煩的壓寨夫人。」碎牙朗聲說,其他人臉色大驚,立刻轉身就跑走了。碎牙轉向青喜,露出了無奈的表情:「妳沒被傷到吧?」 「才剛開始糾纏你就來了,也很難。」青喜開朗的笑著說,碎牙嘆了一口氣,從懷裡拿出繡帽,放在青喜頭上,用力的往下拉,把少女的頭包起來,青喜因為不能呼吸而發出了嗚嗚的慘叫。 「這個,是妳的吧?」聲音平板,碎牙鬆開手,淡淡的說:「不要一個人往前衝,這種事情和我或是少禹說一聲,我們會幫妳解決的。」 青喜調整好帽子,扶好剛才歪了的羽飾,碎牙早就已經往前走了,她也急急忙忙的跟上,然後突然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想要跟著碎牙一起旅行。 因為碎牙雖然什麼也不說,其實是很溫柔的,老是愛生氣,其實心胸也很寬大,而且還有點怕寂寞,自己就是覺得,和這樣的人一起旅行,一定會既有趣有安心。 「碎牙!碎牙!」青喜抓住青年寬大的衣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謝謝你!我好開心喔。」 碎牙只看了一眼就撇開眼光,顯然的有點不好意思:「不要連這種小事都高興成這樣,煩不煩啊?」 「因為感覺到這個世界好有趣,碎牙人又很好,我覺得很開心嘛。」青喜率直的說,接著注意到了某位同伴的缺席:「少禹人呢?怎麼沒一起來找我?」 「喔…我想,那個山寨差不多滅了吧?」碎牙聳聳肩,不以為意。 在深山裡面,少禹坐在山寨頭子的虎皮椅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無視於地面上的慘不忍睹。 「哎……誰叫你們動腦筋動到青喜身上呢。」他搖搖頭,然後站起身來:「好了,該回到同伴身邊去了。」 遠處看見了正在吵著的碎牙和青喜,兩個人看見他都用力的揮手。 青喜撒嬌的挽住他:「少禹!碎牙他生氣了啦。」 「別拿少禹當擋箭牌!」 「我不會再詛咒你單戀了啦!不要生氣。」 「原來妳詛咒過我單戀!妳這品行糟糕的傢伙!」 「好好好。」少禹笑了起來,壓著爭吵的兩人的頭,然後說出了一句話:「該上路了。」 三個人的旅行還在繼續,以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呢?但是只要有碎牙和少禹在身邊,自己就有這樣任性的資格呢。 青喜想到這裡,腳步不禁輕快了起來,路旁的野花搖曳,鵲兒的鳴聲響徹山間。 《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