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越冬雪《碎牙與銀魚之卷》

犬夜叉和彌勒各為一家之主的兩個家庭當然也沒有錯過這美好時刻,加上家中的成人性格也都有點小孩子氣,父母親也下場和孩子在雪地玩得不亦樂乎,以翡翠為首的彌勒家女孩兒們,則拿了一些衣物和裝飾,合力堆了個等身高的雪人,得意的相視微笑,好不開心。 碎牙又被眾人捉弄的推倒在積雪上,當他憤怒的起來,身下的積雪留下了一個身體的印子,惹的須彌和剎海又是一陣『跌下去的姿態真不好看』的訕笑,氣得碎牙揉了雪球就砸到兩人臉上。 銀魚只是待在廊下觀望,犬西國最近內部不太平靜,殺生丸在處理事件的時候,瀾滄也決定要盡點力量,所以擔心處在特殊地帶的銀魚的安全,兩人事先把鈴和銀魚一起送到犬夜叉等人所在的武藏之國。瀾滄估計事件完全解決要等到新年了。 「銀魚,妳不下來嗎?」鈴指著女孩子的圈圈:「不喜歡堆雪人?」 銀魚搖搖頭,輕聲說:「我不會玩,所以在這裡看就好。」 鈴向來不是會勉強銀魚一定要和外界接觸的人,畢竟她很清楚很多事情勉強不來,太過急躁只會壞事,尤其是人的心靈更是無法急就章。 倒是碎牙從剛才就因為一直覷著銀魚,以致於全身的破綻百出,被砸的全身都溼了。須彌則是偷偷的對剎海耳語:「碎牙絕對是英雄難過美人關的類型。」 「不是難過美人關,是絕對過不了銀魚這一關。」剎海哈哈的笑:「專情到也算是男人中的特例呢。」 「你們兩個竊竊私語什麼啊!」碎牙敏銳的直覺雙胞胎所說的不是什麼好話,幾個雪球石破天驚的砸了過去,剎海和須彌雖然閃身極為迅速,但還是不幸被砸中幾個。 「好極了!碎牙,不來點嗆辣的怎麼夠味,須彌,用專門對付碎牙的『雙面虎』陣形!」 「了解。」 翡翠注意到了男孩子們玩的興起,也轉頭問姐妹們:「要加入嗎?」 「那當然!」異口同聲的,女孩子們喊道,也跟著衝進沸騰的陣仗裡面。 一戰方休,碎牙因為被眾人圍攻,所以全身溼透了,決定進去裡面換件衣服,免得感冒,他經過銀魚身旁,小聲的說:「等等我想帶妳去看個東西。」 銀魚看著碎牙匆促行過,落在身後的背影,再看看大家全部專注著打仗,碎牙這個共同目標一離開,眾人就陷入了大亂鬥,根本沒人注意廊邊。 她站起身,小心翼翼不被發現的走進屋子,正好撞見碎牙褪下溼掉的內衫,兩個人感覺有點尷尬,銀魚移開了視線,雖然只有一眼,也已經把少年的上半身瞧了個徹底。 碎牙迅速的換上衣服,然後拿起擋雪的傘,拉住銀魚的手往門外走去。銀魚對於碎牙有點高亢的心情有點不解,畢竟碎牙很少做出牽手這樣的舉動,不過因為感覺到少年心中的情緒,銀魚不由得也有些飛揚。 就順從這股心情,難得一次嗎? 兩個人往樹林走,一路上碎牙都握著銀魚的手,確定她在傘下。樹枝無法承受積雪的重量,落到傘上,再滑落到雪地上,銀魚一邊看著這些冬景,一邊感覺到少年掌心的溫暖。 「其實沒有很冷呢。」銀魚看著四周,神情沉靜的說。 「雪融了之後才會開始變冷。」碎牙逕自走著,他的方向感向來很好,加上這附近的地形沒有人比他更熟了。 「要去哪裡?」 「等等妳會知道的。」 兩人的腳步陷在雪中,留下一個一個的印子,排成四排,銀魚轉頭注意到了這一點,心中不禁溫暖了起來。 雖然不太明白自己胸口的感覺是從何而來,但是並不討厭。 少年的側臉十分的平穩,大概是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舉動吧?緊緊牽繫著少女的手,如果是平常的時候,一定會滿臉通紅。這個時候因為想著別的事情,所以沒有注意到自己異於平常的樣子。 銀魚倒是對這樣的碎牙頗感興味,碎牙是個容易害羞的把手給抽回去的人,很難看到他面對人的沉穩面,其實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個感情豐富、性格溫柔的少年,又會以兇狠的態度來掩飾自己的本性,才會顯的彆扭。 「冬天這裡會有雪兔。」碎牙突然想到的說。 「兔子?」銀魚愣愣的問:「現在還有兔子?」 「當然有,我以前就有看過,大概這麼大。」碎牙鬆開銀魚的手,稍微比劃了一下:「去年我也有看到,白白的眼睛很大,以前我也抓給桔子看過。」 「雪兔啊……」銀魚只是這樣低喃著,在心裡想像著。 「等等有看到再抓給妳看。」碎牙像是直覺的感覺到她的想法似的,他自己也沒有察覺繼續拉著她的手往前:「走吧,小心別滑倒。」 碎牙意外的是個容易投入專注的少年,性格也很單純,雖然容易自尋煩惱,但是大致上該做的事情他都是一心一意的,是個堅決的人。 接下來是一段爬坡,不過不算陡,所以倒也不會累。過了一下子,兩人竟然從樹林中走了出去,來到了懸崖的上面。 「銀魚,往下看。」碎牙低聲說。 銀魚照著他的話做,一時間呼吸竟然停頓。 茫茫的大地上面,全部是一片的雪白,從高處俯瞰,不管是成片的森林、冒著炊煙的村莊、屯墾的平地,全部都被銀色吞沒,銀魚感覺到自己也快要被這個景象吸了進去,因此而震懾著。 一種令人屏息的美麗。 「一直想讓妳看看這個景象的。」碎牙語氣有著沒辦法掩蓋的興奮:「去年我發現的地方,那個時候就想到,一定要給妳看看。」 銀魚本來一語不發,聽見少年孩子氣的語調,有點被感染的說:「我也覺得……很漂亮。」 從來不知道雪也是這麼好看的。 在這裡時間停止了流動,只有那些潔白是真實的。 「銀魚,妳站那裡有點危險……」碎牙注意到銀魚所站的位子有些太靠近崖邊,出口提醒她。 銀魚聞言轉身,裙襬給雪絆了一下,身體向前一傾,碎牙伸手去扶:「沒怎麼樣吧?」 「有點……扭到的感覺。」 「哎?」碎牙緊張的叫了聲,立刻拂拭掉一旁樹幹上的積雪,讓銀魚先坐下。 「不過沒有大礙。」銀魚輕聲說:「為了這個景象,扭傷也值得的。」 「我怎麼沒有注意……」碎牙明顯的有些懊惱,蹲下用手去探查銀魚的腳踝:「妳跟我說一下哪裡痛。」 「沒要緊的。」銀魚說,她感覺到碎牙的擔心,所以平靜的說。 「不是,我該看好妳的……」碎牙顯然是在生自己的氣。 銀魚正想著要怎麼化解碎牙的懊惱,突然發現前方有著一團雪白的東西跳了過來,伸手一指:「碎牙,那個……」 碎牙轉頭,訝異的說:「是雪兔!」 那兔子本來是怕生的,卻蹦蹦跳跳的靠近了銀魚,碎牙把雪兔抱起來,放在銀魚的膝上:「它好像很喜歡妳。」 銀魚輕輕摸著雪白的毛皮,搔了騷兔子的長耳朵:「好可愛。」 碎牙只是望著她,吐出一口氣:「對不起……」 銀魚無法理解這句話,只好默默的凝視他。 「說了會保護的……那種話,還是讓妳受傷了。」碎牙低下頭,不敢去看銀魚的臉:「但是可以的話,想讓妳開心的。」 銀魚感覺到自己也被傳染了動搖。 ──不要抬頭看我…… ──會被發現的…… 碎牙有些艱難的微昂起頭,在落下的雪花之中,少女露出了淺淺的,宛如花朵般的微笑。 ──糟了……心情會滿溢出來…… 碎牙因為少女的笑容而滿臉通紅,本來想要說些什麼來掩飾,在少女膝上的雪兔卻在這時跳下雪地,揚長而去。 「看來風雪要變大了。」碎牙這才回過神來,背起銀魚:「我們得回去了。」 銀魚沒發話,只是用雙手抱著少年的脖子,碎牙相當平穩的撐傘在雪地中走著,就算背著銀魚似乎也很輕鬆。 ──這條路若再長些就好了…… 幾乎是同時間的,兩人心中都產生了同樣的想法。 能夠和某個人看著同樣的景色,銀魚感覺到滿足感,暫時把一些事情拋在腦後,只要先把握此時此刻和少年之間的溫柔時光就好了。 畢竟,難得。 人能夠在世界上,遇到珍惜自己的人,該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少女心中清楚這一點,知之甚詳,所以更想要用盡全心去感受這樣的片刻。 而少年又何嘗不是呢? 徘徊著一樣的思考,少女的手勾著少年的頸子。 「回去會被嘲笑吧?」銀魚想起須彌和剎海。 「習慣了……」碎牙無奈的說。 「真的?」銀魚幾乎可以預見到時候少年氣得滿臉通紅的樣子。 「妳還真懷疑……」 「不,因為有前科。」 在這樣的輕聲咀語中,少年和少女的影子慢慢的消失在冬天的樹林之中,雪花也掩蓋了只剩下兩排的腳印,再度化為白茫茫的一片。 少女在心中,悄悄的感謝了冬之雪。 《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