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秋穗舞《碎牙與銀魚之卷》

明鏡如水。銀魚曾經聽瀾滄陶醉的如此形容過秋天,還一臉正經的對少女說著奇妙的道理:『小銀兒啊,一年四季裏面,最能清澈的看見心意的是秋天喔。』 颯爽的風拂過樹梢,輕輕的發出聲響。 明鏡如水的秋天,妳該快樂。 山中的村落開始收穫,遍地稻色,採收的還有很多類型的雜糧,畢竟不是富裕的地域,大家勤奮的工作是必然的。 在這種時候全村出動了男女老少,大家一起為了收成而努力,包括巫女和法師家裡的孩子們,也都跟著村人們一起下田幫忙。 桔子和羅漢去採收蘿蔔,瑪瑙則和胭脂一組,負責去摘甜菜,總之眾人各司其職,而銀魚因為阿籬顧慮到她和村人們不太熟捻,所以把她留在身邊幫忙處理藥草,至於碎牙則是搶手貨,老早被村人拉走了。 直到傍晚,大家都差不多收工回來的時候,只剩下碎牙還沒有回來,阿籬忍不住一直看向門口:「真是……又不知道怎麼了,每次都這麼晚……」 銀魚默默的在一旁把藥草用缽搗碎,眼神若有所思,犬夜叉似乎很擔心她傷到自己的手,所以硬把她的工作搶過來做:「妳小心點啊,真叫人心驚膽跳。」 阿籬似乎也看出了銀魚的心思,是在擔心呢,於是露出了勸慰的笑容說:「銀魚,可以麻煩妳幫我把碎牙找回來嗎?我估計他是在收雜糧的地方幫忙。」 銀魚點點頭,起身就出門了。犬夜叉眼神轉向似乎很愉快的妻子,用懷疑的口吻說:「妳是在開心什麼?」 「只是覺得,以後不用太擔心碎牙。」阿籬甜甜的一笑,然後神采飛揚的指使起丈夫來:「所以呢,親愛的犬夜叉,請快點幫我把剩下的弄完,然後收拾一下吧。」 犬夜叉有點感嘆,這種時候要是碎牙在多好? 銀魚走在田埂上面,提著裙襬小心的移動,幸好已經把外衣換成短的了,不然容易被弄髒。但是她轉念又想,那又怎麼呢?其實都是無所謂的。 詢問了一位村人,說碎牙是去偏西的玉米田幫忙去了,銀魚也就照著他們說的去找。 她深深的呼吸,像是要把遼闊的景象吸進身體裡面。 「碎牙?剛才他進去田裏面了。」 於是銀魚靜靜的走入比自己身高還高的玉米田裡,感覺到粗糙的葉子擦過自己的臉頰,她撥開前方的眾多葉子,往深處走去。 不過並沒有看到碎牙。 她站在裡面,聽見四周蟲鳴隱隱約約。 想起碎牙不善表達的側顏,銀魚就不可自扼的感受到溫暖的心痛,想要伸手去拂開遮掩少年神情的長髮,好好的看他。 一直以來,少年一直是帶領自己走出孤獨的契機,可是,自己其實已經放棄了追求幸福的這件事情。 『小銀兒,妳要知道,天地雖大,也一定會有這麼一個人的,只有他能令妳幸福,也只有妳能使他幸福的,無論如何,妳要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存在的。』瀾滄曾認真的這麼說:『妳該相信,妳的出生就是為了和那人相遇的。』 銀魚心想,如果是帶著不幸的出生呢? 如果那個人不是碎牙或是碎牙的那個人不是自己,那她該怎麼辦好? 四周的視線被超大的玉米株所阻擋,銀魚緩緩的走著,卻發現似乎走錯了方向,越走越裡面,好似沒有盡頭。 天緩緩的暗了下來。銀魚抬頭看著上方的天空。 給困在裡頭了。 絕望輕輕的,卻也確實的落在她周圍不大的空間裡面。 啊,果然是沒辦法的。銀魚突然感到害怕了起來,高聳的植株似乎隨時都要把她囚禁在這裡。 突然的一隻攫住了銀魚的手腕,碎牙撥開了葉子,身影出現在她的眼前:「總算找到了。」 少女驚訝的睜大眼,眸中映出少年有些擔心的表情。 「這裡很容易迷路的,妳還好吧?」碎牙不解的望著她的臉:「方才聽他們說妳來找我了,我們回去吧。」 是你嗎?銀魚忍不住想,被少年握住的手輕輕的發抖起來,那樣哀傷的生命,直到現在終於遇見,輕輕的握住手,只消說一句:『回去吧。』就能夠斷了那樣的宿命永劫。 沒注意到銀魚的想法,碎牙心中的當務之急是帶著她離開這裡,大概也是以本能感受到銀魚的動搖情緒吧? 只有碎牙能夠找的到自己,銀魚突然有這樣的感受,只有這個人,絕對就是這麼人罷?等了那麼久的,結果也是輕輕一句『回去吧』,就能讓自己甘心的讓他牽繫著自己的心。 肩膀的線條和削瘦的手臂給人堅強的感覺,銀魚心中陡然的產生了安全感,此時心湖平靜下來了,竟也發現少年的手掌如此之大。 出了玉米叢,碎牙鬆開把袖子綁起的帶子,向村人揮揮手說要走了,結果還被揶揄了一番,因此怒喊回去,一貫的不造作,而後默默的拉著銀魚的手,穿過稻田往家的方向走。 「碎牙。」 「嗯?」 「你怎麼找到我的?」 「怎麼找……妳問我我也不知道。」 銀魚輕輕的回握他的手:「你也不知道?」 「總之,就是找著,自然就會找到的。」碎牙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 「不管花多久的時間?受多少磨難?」銀魚靜靜的凝視著他。 「妳是打算要給我什麼考驗是嗎?」碎牙皺著眉頭,然後突然露出了少見的淺淺笑容:「但我也只有收受的份不是嗎?我終究是要去找妳的,反正我也不願丟開,絕對不願的。」 銀魚心頭一熱,默默的走近了碎牙,將額頭挨在他胸口,碎牙一愣,不過還是伸手拍了拍她的頭:「銀魚?」 「原來你也在這裡嗎?」銀魚閉著眼睛輕聲說,忍住了流淚的衝動,只是經由小小的接觸,珍惜著這樣的緣分。 兩人身旁的稻穗隨著清風起舞著,像是陽光的海浪,在逐漸暗去的天空下閃閃發光。 原來,你也在這裡嗎? 銀魚如是想著,第一次,露出了滿足的笑。 《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