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夏錦繪《碎牙與銀魚之卷》

不過,也有不同之處。因為碎牙還是被威脅了要陪同去鎮上了,雖然天氣是如此炎熱,小鎮的活力卻分毫未減。 這是發生在碎牙十歲,銀魚十一歲時的事情。 是說威脅的那位,名字叫做瀾滄的傢伙,是隻人魚的樣子。 「呀啊,小犬小子!你看這個,就是傳聞中的糖葫蘆嗎?」雖然外表也只是個英挺俊秀的男人模樣,這傢伙到底幾歲了呢?碎牙對於瀾滄的歡呼感到一陣心寒。 「怎麼拉了我出來……」少年小聲的埋怨還是給聽到了,瀾滄瞧了碎牙一眼,露出頑皮的笑容。 「討厭,我雖然年紀大可沒有耳背哩,你們兩個都木頭一樣的呆在屋裡,我看了都快悶死囉!」 「你悶死關我什麼事啊……」 「討厭!當心我叫小銀兒以後不理你喔!你真不懂敬老尊賢!」 這句話對碎牙來說倒是挺有效的威脅。 不過銀魚從剛才就只是乖乖的舔著瀾滄硬塞給她的糖葫蘆,什麼話也沒有說。 「西國和這裡比起來,還要涼快一些呢。」瀾滄說著,用手遮著陽光:「畢竟是山下的緣故吧?」 「我家就還好,挺涼快的。」碎牙似乎還算耐熱,倒是看到銀魚還穿著單衣,差點就要昏倒。 瀾滄望著這個小少年,忍不住溫柔一笑。 怎麼說呢?很明顯,而且清澈透明,這種的最好。 本來就該是這樣的,最不複雜也最沒有心機,不是很好嗎?看見這個少年,就想到自己和妻子當初的感情,純粹無雜質,是那樣說吧? 小銀兒是自己很疼愛的孩子,等到兩個人都長大了點,差不多也就行了。 可以看見長成的兩人之後的關係轉變似的,這樣的預感,讓瀾滄心情十分愉快。 「小銀兒,我想請妳去幫我買個紫薇花的錦繪回來,可以嗎?」 銀魚乖乖的接下任務,往專門賣錦繪的店裡走去,瀾滄則拉著碎牙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來,請人給他奉上一杯茶,碎牙有點不解,澄澈的眼神直視著他。 「你是個很好的孩子,我很喜歡。」瀾滄啜了口自己手上的茶。 「你喜不喜歡才不關我的事呢!」碎牙似乎是因為不好意思才這麼說,瀾滄覺得很好笑,明明就是說反話,心裡的想法卻很好看穿啊。 「當然關你的事囉,我可以說是小銀兒的長輩來的,你要好好禮遇我才行。」就是想捉弄這個孩子一下:「是說你真是瞞不住別人,一個勁兒的不坦白咧。」 「啥……!」 「啊,露餡了。哈哈哈。」 「……我絕對不要變成你這種喜歡逗小孩的大人……」碎牙有點鬱悶的說。 瀾滄笑完之後,突然換上了正經的表情:「你願意照顧小銀兒嗎?」 「為什麼這麼說,很恐怖耶。」碎牙差點打翻茶碗。 「只是問嘛。」 「請別說的好像你將不久於人世的樣子行不?嚇死我了。」 瀾滄聞言又想大笑了,這是怎麼樣的一個孩子啊?忍住笑,他繼續問:「你願意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會照顧她嗎?」 「嗚……」微紅的臉頰說明了一切,少年的不善表達可見一般。 「那麼,麻煩你替我找銀魚回來吧?真不知道她遇上什麼事情了。」瀾滄心裡高興,也就提醒了下碎牙。 少年像是驚覺似的,立刻離開了原處,往方才少女走去的方向奔了過去。 嗯,判斷力還要再訓練訓練,不過假以時日,一定會變成一個擁有溫柔之心的堅強男人吧? 想是在想像那個景象一樣,年輕的人魚老頭微笑著喝茶,夏日的花香薰人欲醉。 碎牙總算是找到了銀魚。 似乎是剛買的錦繪不小心給風吹到了樹梢,夾在樹枝之間的樣子,銀魚似乎正試圖要爬樹,但是沉重的衣襬看起來隨時會勾到樹枝,十分危險,碎牙幾乎要冒冷汗,連忙把她拉下來,自己代替他。 銀魚的表情像是奇怪著怎麼只有碎牙,碎牙在樹上也只好低頭解釋:「老頭在那邊喝茶。」 「這樣……」 「這是什麼啊?」碎牙覺得那張圖上的顏色實在不像是紫薇花,因此打算把圖攤開來看看。 銀魚這才想要該跟碎牙把錦繪拿回來,卻發現碎牙已經展開來看了。 「銀魚,這張圖是妳吧?」碎牙端詳著,圖上的少女神韻抓的極佳,把銀魚沉穩又清麗的氣質用寥寥數筆表現了出來。 「方才那個畫師硬要畫的。」 碎牙沉默了一下,然後還給了銀魚:「走吧,該回老頭那裡了。」 「唉!你們可回來了,我好寂寞的說。」 銀魚把兩張錦繪都交給了瀾滄,瀾滄把紫薇花的那張收進懷裡,看著這張上有銀魚的圖,然後瞥了碎牙一眼。 「幹麽?」碎牙不悅的瞪回去。 「沒有,不過小銀兒的畫像應該不致於流傳市面吧?」瀾滄捉弄的說著。 「那位先生只是一時興起畫的。」銀魚不知道瀾滄正在逗弄碎牙,所以陳述著事實。 「沒什麼沒什麼,我只是隨口說說罷了,哈哈哈。」看見碎牙鐵青了的臉,瀾滄開心的問道:「我剛才提的事情,你決定如何?」 「我會做到的,如果我沒辦法信守承諾,除非我死。」碎牙認真的說,孩子氣的臉上有著堅定。 銀魚有些不解的看著這兩人,但是因為話題又轉到別的地方,也就不再在意這件事情。 歸途中,趁著銀魚走在最前面,瀾滄悄悄的把那張少女的錦繪塞給了碎牙:「那麼,這張錦繪就給你吧。好好保存著喔,我不會告訴小銀兒的,呵呵……」 「總覺得收下了好像會多一個把柄在你手上……」碎牙警覺的說。 「那麼,我拿回去囉?」 「不行,給我了就是我的了。」碎牙立刻把那張圖揣入白色狩衣裡邊。 瀾滄忍不注大笑了起來,夏日的午後,和蟬聲的共鳴。 相信接近傍晚之後,會更加涼爽的吧? 《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