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墨森城劫記 幕二‧由川惠

胭脂隨著家臣走進去,她在心裡衡量著,城內的狂暴之氣隱隱約約的流動,能夠影響成這樣,應該是功力很強大的妖魔。 得先取得情報才行。 「你們少主呢?聽說他的靈感能力很強。」 「少主他不見了。」那名家臣低著頭說:「我們現在找不到他。」 「什麼?」胭脂皺起眉頭:「但是妖魔還留在這裡,所以你們少主應該也在城內才對啊。」 最年長的家臣走向少女小聲說:「這件事情我想城主會向妳解釋,請到內室這裡來吧。」 隨著對方走在安靜的長廊上,胭脂沉靜的觀察著四週,沒有什麼異樣,至於邪氣的波動,從剛剛就一直是持平的,沒有巨大的浪潮。 ──暫時還不用太擔心。 她進入內室,遵照基本禮儀行禮,然後打量了一下這名『據說是父親的友人』的城主。看起來的確和父親的年紀差不多,可以感覺到年輕時是個皮相不錯的男人,不過還比不上自家老爸,胭脂衡量著,然後想到,這個人難道不擔心自己的兒子失蹤?於是單刀直入的問:「你們少主在哪裡?」 城主微愣:「呃,我想還在城內,但是如果他想躲,我們也不能去找。」 「為什麼?」胭脂疑惑了,被妖魔纏身的少主,難道是想犧牲自己嗎? 「不瞞妳說,小犬是個奇特的孩子,他想做什麼我從來無法完全了解,但是結果卻都在他的預料之下,這座城能夠守的下來,除了地理環境,也是靠了他的智謀和能力,也因此,那古野城的信長公才會這麼重視我們,『鶴之子』,他曾經這樣稱讚過小犬。 前幾天那孩子就消失不見了,其實從小他就常常躲起來,當他想躲的時候,我們是絕對不能去找的,因為聽說那會害他喪命。」 「喪命?」胭脂心想,並沒有聽過類似的例子。況且,聽起來也令人搞不懂,線索太片段了。 「是的,但他也有留下這封信,上面寫著,要驅魔師去後山見個人。」 胭脂接過那短信,上面的字跡端正中有些飛揚,漂亮而優雅但不失為拘謹的行書,她看著那些字露出笑容,總覺得自己和這個人可以合得來。 上面寫著── 驅魔師大人: 未能拜見甚是失禮,請見諒。 敝人因某個緣由不能見您,但是我可以提供情報給您,請到後山那裡去,那個人自然會與您相見。 墨森城 信真 把短信收入懷中,胭脂又問:「這城裡誰和少主相熟?」 「少主和家臣嫡子‧那嵐算是最熟捻了,但是那嵐那孩子說是有少主交代給他有事所以要下山,匆匆忙忙的出城去了。」 「這封信確實是你們少主的筆跡吧?」胭脂還是確認了一次。 「是的,能寫出這手字的,天下再也沒有第二人了。」 ──這麼看來,了解他的人我目前是找不到了,還是先照著這封信,到後山去吧。 這麼一想,她也就有了目的,把該備齊的帶好,就往後山去了。 後山瀰漫著蒼郁的氣氛,胭脂心想,和自家附近的森林不同,不是神秘,而是古老的感覺,四週栽植著耐寒的松樹,樹幹蒼勁有力。人在這樣的地方待著,一定會有某種內斂、幽靜的特質。 ──如果那名少主沒事就來這裡,能寫出那一手好字也不令人意外。 胭脂之所以懂得書法,還是喜好風雅的父親的潛移默化,雖然她向來活潑外向甚至有些潑辣,但是身為驅魔師也需要內在的修養,母親為此要求她學習書法和鑑賞,她認為自己只是略得皮毛,但也因此能夠在慌亂中冷靜下來,這麼說來,書法寫的好的人,大概也有些不動如山的良好修養吧? 她越往裡面走,就越感覺到四週空氣的清淨,城裡的穢氣似乎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情了。胭脂張望了下,這森林裡面有飛禽,有風,看起來十分正常,她閉上眼睛,仔細的聽著四週的聲響。 笛聲悠揚。 她繼續走著,地上的松針十分柔軟,完全沒有發出聲音。 ──應該就是那個我要找的人了。 在眾多松樹之間,一株最大、最高壯、形狀也最奇詭的松樹,根部的巨大突起上面,一個人的閒坐身影映入胭脂的眼廉。 深藍色繡有菊花的和服包裹著清瘦而自在的身形,裸足輕輕的搖著,落到肩膀的黑色頭髮感覺十分柔軟,一張漂亮的臉,上面綴著一對清澈的眼眸,薄薄的嘴唇勾起恰到好處的弧度,手上落下了一片折過的葉子,看來剛才這人正在吹著葉笛。 胭脂愣愣的看著。 好漂亮的人。 「妳是誰?」她在自己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脫口而出。 露出了足以沁入每個人內心的笑容,對方吐出了話語。 「我是惠,由川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