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eesaw Game《桔子與羅漢之卷》

是日,春暖花開,小村如此多情。 少女的頭髮透過陽光,閃閃發光的淺褐色,隨著鞦韆的上下飄拂,甜蜜的笑聲一如既往。 悠閒的坐在一旁的,是把頭髮編成了辮子垂落肩膀,身穿中國服的少年,一邊用軟軟的草編著什麼,偶爾抬起頭來對少女微笑,交換著隨性的對話。 「所以說啊,哥哥那個時候聽到很發飆喔,一直說要把剎海哥大卸八塊。」 「沒那個可能的,碎牙哥很容易衝動的,怎麼贏得了啊。」 「我老是不知道哥哥為什麼那麼容易生氣呢,對羅漢也是。」少女睜著眼睛:「羅漢覺得呢?」 「大概猜得到原因。」被稱做羅漢的少年聳聳肩,不以為意的回答。 那個性格單純的兄長,只是因為自家妹妹和別的男人太好所以吃醋而已,表現的那麼明顯,真不懂得以退為進呢。 「欸,羅漢知道什麼也不跟我說。」微微嘟起嘴唇,少女坐在鞦韆上來來回回。 「因為不重要啊。」對他來說是的,反正這完全妨礙不了他,既然如此也不用在意。 少女擁有四分之一的妖怪血統,不過那種血脈在她身上能夠發現的,已經非常淡了,外表就是個普通人類的模樣。 名字繼承了一名巫女,淵源她並不在意。 明顯的是個從小被眾人的愛情澆灌成長的孩子,臉上總是掛著天真無邪的微笑,不過自從結束了中國旅行之後,那個笑容也染上了沉靜的色彩,明顯的是個少女,而不是個孩子了。 都已經是十六七歲了,少年和少女的關係似乎早就確立似的,沒有任何人能夠介入,隨著年歲漸長,村人們也早就把這兩個孩子視為一對,開朗的桔子和沉穩的羅漢,身高的差距雖然慢慢增大,但是心卻還是一樣靠近。 雖然害蟲還是要驅趕的。羅漢覺得有時候大意不得。 『你真的完全不急呢。』姐姐瑪瑙倒是會提醒他:『對手還是有的喔。』 『這個嘛……』當初他只是笑一笑,沒有太多反應。 他習慣於把自己掩蓋起來,習慣不表現自己,一切都只是習慣。 他想的只有守著桔子罷了,也是想著,不可以急躁,那樣只會嚇著她。 這種拿捏是要平衡的。 「羅漢,你在想什麼?」桔子跳下鞦韆,跑到少年身旁,一起坐在柔軟的草地上。 「沒有啊。」羅漢輕輕一笑,手上沒停,草環上面綴著花朵,不得不佩服男孩子能有如此巧手。 「騙人,你的表情就是在想事情。」 會這樣注意到的也只有妳了。羅漢柔柔的笑了下:「沒事啦,真的。」 輕輕的把花圈放在桔子的髮上,少女長長的睫毛映著光,微微顫動著。欣賞著這一幕,羅漢用手指輕輕梳了下少女落下的鬢髮:「桔子。」 「什麼?」少女微笑著看他。 「沒什麼……」羅漢輕輕的在她耳邊喃喃:「妳啊,要一直在這裡喔。」 稍微退開的少年,兩人之間保持微妙的距離互相凝視,少女不太明白的睜著清澈的雙眼,笑著回答:「我當然一直會在這裡啊,我們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嗎?」 羅漢嘆了口氣,她果然是不懂呢,不能夠有太高的期待,自己不是跟自己約定了好好等著她嗎?雖然如此,給出去的心聲也希望收到回音,但果然太早了,最近自己有點難以掌握的輕微焦慮。 雖然那份純真沒有改變,但是桔子的外表確實一直長大,更加有少女的感覺,怎麼說? 是會讓人更加著迷的那種。 ──啊啊,我又來了。 按著自己的額頭,有點懊惱的想著,羅漢不願意讓桔子看到自己現在的神情,他知道緊緊揪住心頭的感覺是什麼。 ──可怕的獨占欲。 ──只是一直在一起,對我來說根本就不夠。 「是啊,的確我們一直都是在一起的。」成熟的微笑吧,最重要的是尊重桔子的心情。 ──我想要的,現在的妳還給不起,我明明就知道的。 桔子感受到羅漢的某些情緒,雖然不明瞭,不過讓羅漢打起精神來比較重要,這種時候自己不可以露出擔心的表情吧?少女如是想著,一直以來被羅漢所保護著,自己也想為對方做點什麼,嗯,但可以做什麼呢? 少女伸出手,把少年的頭抱住,讓少年的額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輕輕的拍著他的背:「羅漢在不安什麼嗎?」 有點訝異於她此刻的敏銳,當然突然接近的溫暖也讓羅漢的思考變的有點遲緩,他有預感此時自己要是說話,一定會產生從出生以來從未有過的結巴。 「啊!我知道了!」開朗的聲音傳來,雖然看不見桔子的表情,不過羅漢可以想像到,一定是了解的快樂笑容。 「是因為瑪瑙留在中國,你很想她對不對?所以才會擔心連我都要不見了。」少女對自己的揣測非常有自信的說。 可惜,大錯特錯。 羅漢在心裡嘆息著,不過被這樣子安慰,也算是有點佔了便宜,既然有機會,就好好享受吧,這樣的自己也真是到了可憐的程度。少年輕輕的玩弄著剛才替少女戴上的花冠,然後也伸出手摟著她:「對啊,所以妳可別不見了。」 「不會啦,你不用擔心。」桔子因為羅漢的聲音已經恢復精神而笑的很開心。 「這要看妳的表現。」 「我不會離開羅漢的!」 脫口而出的話語,讓羅漢發出了低低的笑聲:「我記住了,妳也要記好這句話喔。」 「那當然,我自己說的耶。而且我也不想看到羅漢寂寞的表情。」桔子鬆開手,然後認真的對上少年的視線,宣示似的說:「我要讓羅漢開開心心的。」 這下子該怎麼收場好了?羅漢心想,妳知道妳自己現在的所作所為,會讓我怎麼樣嗎? ──妳一定、一定是不知道,也未曾明瞭過一分吧? ──自己心中這種想要箝制住妳的心情,連自己都覺得很可怕,如果被妳發現的話,也許會被妳討厭也說不定,這樣一想,就更加害怕了。 ──戀愛不是權謀能夠解決的東西,在妳的面前我無從策劃起,我無法操縱一切,能夠有的、呈現出來的,只有我的真心。 ──屈居下風,真的是非常的屈居下風啊。 ──這份心情使我卑微。 喜歡妳。 非常的喜歡妳。 那個詞彙在心裡面,盪漾出悸動的波紋,妳知道嗎?唉,妳不知道也拿妳沒有辦法,因為就算這樣還是喜歡妳的,只是有時候想把妳一起拉入這個牢籠裡面,讓妳也明白這樣折騰的感覺。 ──不管了,此刻我要縱容自己。 少年扳過少女,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輕柔的吻。 ──我要讓妳懂,不然無法消除自己的不甘心。 「哎……」桔子對羅漢的異樣雖然有點訝異,尤其是在自己的額頭上烙下的嘴唇的柔軟觸感,某種強烈的情緒十分迅速的湧向她,桔子突然感到自己也跟著奇怪了起來,無法好好的把話說清楚:「什……什……什麼?」 「只要這樣我就不會感到寂寞了。」羅漢輕輕的側著頭,露出笑容,說出了理由,這也不算是說謊。 ──很抱歉讓妳的臉那樣發燙。 ──這是妳自找的,偶爾我也想壞心一點。 少年看著她,吐出了嘆息:「雖然真正掌握在手裡還要有一段時間就是了。」 而且也沒有任何計畫,沒有任何可以使用的兵法,儘管戀愛是在打仗,自己還是只能靠著直覺,一步一步的接近對方。 「妳討厭這樣嗎?」以防萬一的問一下。 桔子垂著睫毛,不敢看著羅漢的眼睛,然後小聲的說: 「不可能……討厭羅漢的吧,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比須彌和剎海不再捉弄碎牙更加不可能嗎?」 點頭。 「比碎牙在銀魚面前能保持冷靜更不可能嗎?」 點頭。 「比碎牙變成魔王還要不可能嗎?」 點頭。 每一次都是肯定的回答,這讓羅漢鬆了一口氣,老拿碎牙哥來當例子有點壞心眼就是了。 這種把對方的心意和自己的心意放在兩邊比較重量的做法,真是不成熟,不過,希望桔子喜歡自己就像自己喜歡她一樣,應該不是什麼罪過吧。 站起身來,也輕輕的把少女拉起來,羅漢難以掩蓋心中的愉快,不過也只是淡淡微笑的說:「妳不討厭就好,接下來更麻煩呢。」 「什麼麻煩?」桔子覺得自己的腳都軟了,雖然羅漢的感覺有點不一樣,不過並不討厭他這樣的改變。 「妳以後慢慢體會吧,請多指教。」 是的,這場認真的遊戲不會結束。 妳要陪我玩到最後喔。 輕輕的牽著少女的手,羅漢露出了略帶無奈、卻又溫柔的笑容。 是日,小村如此多情。 一定是因為每天都會發生的,名為『戀愛』的這種事情。 《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