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墨森城劫記 幕五‧戰局的改變

相鄰而坐,黑暗之中,有點看不清楚對方的臉,不過可以感覺到體溫,胭脂感到比較安心了。 「總之先在這裡躲一下吧。」惠吐出一口氣:「說老實話,我很意外妳就那樣砍下去,膽子真大。」 「很多東西不砍砍看總是不會知道的。」胭脂雖然想要故作輕鬆,但是心裡面總有點沮喪:「剛才的光是妳嗎?」 「嗯。」惠稍微把頭髮擰乾,接著是衣袖。 「是術法?」 「妳還真清楚。」惠吐出一口氣:「我確實是術師。」 「既然如此,依靠妳不就能夠打贏妖魔了嗎?」胭脂狐疑的問:「幹麼還要找我來?我的刀和劍剛剛可是都沒有用了耶。」 「光靠我是不可能的,胭脂,因為我的術法對那隻妖魔有致命的弱點。」惠搖頭:「它的真名是『蠕堯』,剛才我的術法雖然能夠讓它短暫分裂,可是沒多久它就會復原,還會長得更多,因為術這種東西,本來就沒有什麼靈力,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力量,妖魔和人類有時殊途同歸,我這種歸本於人的力量是打不贏它的。」 「所以說……」胭脂臉色有點發白:「它變得更大了?」 「沒錯,但是我覺得很奇怪的是,下雨的時候,妳對它的攻擊卻無效了,我記得之前那嵐的劍是能夠穿透它的啊……」惠喃喃自語,似乎陷入了苦思。 「可以穿透?」 「嗯,所以我想妳的攻擊可能要在乾燥的白天才有效。」 胭脂沉默了一下,然後說:「應該不是因為我有點難過才安慰我吧?」 「這可是人命關天,哪可能呢,妳別太在意了,有時候也要依賴別人一下。」惠溫柔的摸摸胭脂的濕髮:「妳有時候也太努力、太逞強了。」 「因為,我必須堅強起來啊,不會有人來幫我的。」胭脂握緊劍柄。 「那是什麼意思啊?」惠苦笑著問。 胭脂嘆了一口氣,說:「我想並肩作戰的人,已經喜歡別人了。」 「男人?」 「當然啊,以前曾經被他救過一次,所以多多少少心裡面也美化了吧?但是他有更需要他的人,有個他更應該去保護的人,所以我決定要一個人堅強起來。」胭脂想起了那個黑髮的少年,口氣不禁苦悶了起來。 「所以說,妳單戀人家囉?可是就算這樣也不用如此退讓吧?結果有那麼明顯?」 「不但明顯,還沒有介入的餘地。」胭脂聳聳肩:「我也不想讓他心煩,總覺得是添麻煩。」 「嗯……」沉吟了一下,惠的手掌輕揉著胭脂的頭髮,溫和地說: 「傻瓜,是妳太體貼了。」 那是很舒服的一股壓力,胭脂心想,大概就是因為感受到溫暖,才會想要相信惠打算和自己並肩作戰的心意吧?五秒鐘之後她才笑著躲開惠的手,然後說:「惠呢?沒有喜歡的男性嗎?」 「如果我有喜歡的男人,那才是麻煩呢。」惠微笑:「和妳的單戀比起來,我的問題大得多。」 「妳和信真少主不是戀人嗎?」胭脂這才推翻了假設,因為惠聞言低低地笑了出來。 「我想應該沒有人願意待在那傢伙身邊吧?」 胭脂心想,難道那個少主是個怪胎嗎?不過這又不是自己應該問的事情了,問了也很奇怪。 「我在山洞裡面備有衣服,妳要換嗎?」惠指了指裡面。 「妳先換吧,再把衣服拿出來借我。」胭脂回答,畢竟裡面一片漆黑,如果不熟析環境可能也找不到衣服在哪。 「那好吧,妳在外面等我一下,我先去換。」惠走進了黑暗的洞穴裡面。 胭脂轉頭看著那深深的黑暗,心裡面有點不安,總覺得那黑暗讓她聯想到剛才的妖魔。 ──對了,我來生個火好了。 她想起身上有工具,於是取出沒淋溼的火種,然後去外面找到了沒被淋濕可以用來作為火把的樹枝。 「惠,有照明比較好吧?」她舉著火把走進山洞內部,光亮擴大之後發現裡面還滿寬敞的,甚至還能夠放置桌子或是小櫃子之類的東西,但是令她訝異的不是那個。 已經把濕掉的上衣褪下的惠,露出了屬於男性平坦而結實的胸膛,她……不,應該是「他」轉頭過來,露出了訝異的神情。 胭脂傻傻的盯著他看,過了好一下子,才發出聲音:「你…你是男孩子?」 「……看來我有麻煩了。」惠像是把肺部的空氣全部吐出來似的嘆氣,然後把乾淨的衣服披上,向胭脂微微鞠躬:「驅魔師,再次向您問安,未能坦白身分非常抱歉。」 「難道你是……」 「元服名信真,惠是我的乳名,由川是母姓。」 惠那種女孩子氣的說話方式已經消失了,當他不再喬裝女孩的時候,嗓音十分的明亮,此時,他似乎沒有因此惱怒,反而用一種愉悅的語氣道:「妳老是做出令人訝異的事情來。」 倒是胭脂此時才意會到那些話的意義。 ──『最親密的夥伴』、『最貼近的存在』,而且也不是戀人…… ──這不是廢話嗎?因為根本是同一個人! 她忍不住對自己的洞察力感到懊惱。 「被妳發現的話,祕術就破解了,這下子我必須要想其他的辦法。」惠,不、應該是是信真直視著胭脂道:「抱歉我之前誘導了妳的想法,但妳願意協助我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