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墨森城劫記 幕六‧深夜

當那嵐把妖魔暫時擊退,對信真質問時,他露出了向來的冷靜笑容。 『你這傢伙,會不會太誇張了?你可是身處在危險之中耶。』狠狠地敲了信真的後腦杓,那嵐嘆了一口氣,他一直都對好友這種置身事外的態度很無可奈何。 信真唇角一勾:『所以,我希望你幫我辦件事情。』 『是好事嗎?』 『我給你好事辦過嗎?』 『別用那種愉快的笑臉說啦,真令人惱火。』 不過,這也代表了信真作為一個人,十分信任自己吧?他雖然是上位者,卻會用朋友的方式來體會下屬,對所有墨森城裡的人來說,松下信真不只是少主,而是溫柔的朋友。 「不過,為什麼是來丸子店?」 身穿戎裝,身材高大的青年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神情看著牌子上面大大的毛筆字『兄弟丸子』,雖然字很龍飛鳳舞,但怎麼看都是丸子店。 他趕到信真交代的目的地時已經是傍晚了,花了那麼長時間卻看到一家丸子店,怎麼想怎麼詭異。 老婆婆注意到那嵐身上的家徽,走過來招呼:「客倌,要不要先進來坐坐?」 「咦……我不……」那嵐有些結巴地想退後,卻發現自己的手中被塞了一張紙條。 ──「情勢有變,請至內商議。」 於是那嵐眼神一暗,把紙條放進衣袖:「那我就進去休息一下吧。」 老婆婆微笑著把他請進去最裡面的房間,這裡大概是信真所佈置的情報譯站吧?這時有一個年紀約若十七八歲的美貌少女走進來,盈盈一拜:「那嵐大人,我是雛,現在要向您解釋情況。」 「說吧。」那嵐率性地盤腿坐下。 「情報顯示了,武田氏的軍隊已經接近這裡,看來是想進入墨森城。」 那嵐皺眉,這麼說來,想殺死信真的人,難道是武田的人嗎?現在不管是哪邊的諸侯都統有一些擅長巫術的人,想招喚妖魔至墨森城應該不是不可能的。 「武田的使者,似乎打算談判,所以明天應該會到墨森城去吧?」 「談判?」聽到這句話,那嵐意外的瞪大眼。 ──原來,情勢生變是這麼一回事? 得快點回去告訴信真才行。他拿定主意,立刻走了出去,躍上馬匹,一抖韁繩,宛如疾風一樣的往墨森城的方向奔馳。 就算完全不休息,也是隔天早上才有可能抵達。那嵐抬頭望向被黑暗吞噬的天空。現在也不適合繼續前進,看來今天晚上要露宿野外了。 半夜,滿天星斗高掛時,他忍不住想到,好友現在不知道處境如何? 「那個……妳可以把劍收起來,稍微聽一下解釋嗎?」 胭脂左手舉著火把,右手已經拔出劍來,她用一種蘊含怒氣的克制語氣說:「你這人還敢要我協助你!竟然騙我!還是個女裝變態!」 「所以我剛才不是道歉過了嗎?」惠懶懶的回答:「是說,妳認不出來也是當然的,我因為隱瞞身份的關係,女裝穿得很習慣。」 胭脂心想,這人倒是絲毫不引以為恥,口氣裡還有點自豪,到底是什麼個性的傢伙啊!原本以為都是女孩子,所以她隨口就把心事說出來了,現在覺得真是丟臉丟到家,只想一劍斬了他滅口。 雖然有點想要繼續發火,但她還是自制的把劍插回劍鞘。 「謝謝。」惠溫和地說:「我看我來生個火好了?這裡面有柴火。妳也該換件衣服,不然會感冒的。」 胭脂也覺得全身濕淋淋的很不舒服,只好接過他遞來的衣服,但是她仍然警覺的說:「你到洞口去,不然我怎麼換。」 「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不過妳沒辦法拿著火把換衣服吧,先交給我吧。」惠接過火把,準備要往外面走。 「那樣不是會變的一片漆黑嗎?」胭脂想到剛剛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有點心寒。 「那我就替妳拿著,但是不看妳,這樣可以吧?」惠提出折衷方案。 「……不要,我才不相信你。」事到如今,胭脂總覺得惠早就信用透支了。 「那我走了。」 「等一下!你不要走啦!」 「這樣我很困擾呢,妳一下子要一下子不要的。」惠十分故意地嘆了口氣。 「算了!你還是走吧!」胭脂氣得想一腳把他踢進洞外的大雨裡。 「別擔心,像我這種世面見多的人,美女也看了很多,妳這種類型還勾不起我的興致。」話才說完,惠就被胭脂狠狠地踢了一腳。 「你還是滾出去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