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墨森城劫記 幕七‧火邊對談

惠借給她的衣服上面,有柑橘類的香氣。 ──真是個怪人,明明是男的,衣服上卻有這種香味。 她綁好頭髮,然後拍拍惠的背脊:「好了。」 惠稍微把頭掉轉過來:「等等生個火吧,把濕衣服烘乾。」 兩人合力把原本就儲藏在山洞裡的柴火架好,開始生起火來。工作結束之後,一人分坐一邊。 「那麼,我要開始說了,妖魔襲擊我很多次,有幾次我都差點被殺,所以才使用祕術,並且藏匿起行蹤。我留了信給父親轉交予妳,然後使用祕術,所以妳如果回想的話就會明白,妳和蠕堯戰鬥時,它看不見我。」 胭脂仔細回想,也發現當時妖魔確實是沒有注意到惠的存在。 「可是就算他看不見,你不是還閃身躲去一旁。」胭脂忍不住吐了槽。 「我對可能的危險是敬謝不敏的。」惠聳聳肩,隨性的說。 ──……什麼啊,這傢伙…… 「你拿我當誘餌是嗎?」 「正確的說是拿來試刀。」惠燦爛一笑。 胭脂二話不說,先上前揍了他一拳,正中頭部。她摩擦拳頭,提出下一個疑問:「那為什麼要救我?」 惠雖然剛被揍,還是很無畏地挑起眉毛,胭脂雖然已經知道他是男孩子了,但是仍深感他美貌不減半分。惠雖然難得的遲疑一下,下一秒就微微一笑:「唉……我中途改變了主意,因為覺得有點可惜。」 ──可惜什麼啊?還有,原來你一開始就沒期望過驅魔師,單純只是想拿去試試妖魔的實力? 胭脂仍然怒視著他:「你應該還有事情沒跟我說吧?」 「嗯?」 對於他這種裝傻的語氣十分不悅,胭脂伸手扯住他的衣領,凶狠地問:「我剛才才想到,這種難對付的妖魔會平白無故出現在人類的城裡嗎?」 「哇……又是個正中靶心的問題呢。」惠瞇眼笑道:「我就在想妳差不多也該注意到了。」 「少胡扯了,快點說。」 「是啊,我是該快點說……」惠反常地露出陰鬱的神情,下一秒又燦然一笑:「殺掉我的話,有什麼好處?」 「聽說墨森城是靠你撐下來的,所以應該是想要得到這座城囉?」胭脂反射地回答。 惠點頭:「不過我所依靠的不是強大的武力,而是在離間計底下,讓墨森城繼續保持現在的獨立地位。」 「聽起來很難懂。」胭脂雙手抱胸,認真的思考:「也就是說,你是在各大勢力中間的夾縫中生存?」 「基本上,就是利用人們一些巧詐的心態,互相牽制罷了。雖然很令人討厭,但非這麼做不可。」 胭脂突然覺得悲哀,剛才對惠的憤怒感也隨之煙消雲散,畢竟她感受到,惠的立足點、存在,都和他城中的居民息息相關,也許他一輩子都無法自由吧? 「而且,事情也許就像我所想像的,會把我對那人最後的尊敬打入黑暗之中。」 「你的意思是?」 「還沒辦法確定,確定之後,再對妳解釋吧。」惠有些疲憊的微笑,火光在他白皙的臉上閃現。 也許,這個人一直都比誰都寂寞。 胭脂想著,他至今以來究竟經歷過什麼樣的人生,未來會變成什麼樣的人,一定都不是他自願的吧? 她忍不住問了:「我現在,應該怎麼稱呼你好呢?」 惠有點訝異的抬起頭,然後溫柔一笑:「如果胭脂還願意叫我『惠』的話,那我會很高興的,一定會。」 「……也對,因為惠給我的感覺,實在不太像是個少主。」胭脂考慮著用詞,然後堅定的說:「如果以後你不再騙我,那我們應該可以成為朋友。」 惠對她突然的發言,訝異的張開雙唇卻發不出聲音,然後用一種不知道是難過還是高興的笑容說:「就是因為妳是這樣的人,我才會改變主意吧?」 「啊?」 胭脂本來想追問,惠卻臥倒下來,以手臂為枕,背對著她。 「睡吧,山洞外面有暫時性的符咒,但是天亮之後就不能安心了。」 「喔……」胭脂也背對他睡下,然後拋下一句話:「我是這麼認為的,惠雖然令人生氣,但並不可恨。」 「……是妳太好了。」惠短暫的沉默後,如此回答。 之後,天亮之前,兩人再也沒交談過一句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