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菫色之日

---------------------------------------------------------------   春天的某日,被柔和的朝陽所圍繞著。 藍的幾乎看不見任何細雲,雲雀高渺的徜徉在一望無際的天空,發出了愉快的聲音,由上俯瞰的話,春神所攜來的綠意,早已充斥著所有的空間。而在這樣充滿朝氣的環境下,人類的村莊也瀰漫著新春的喜悅感觸,可以看見大多數的人眉宇之間都一改冬天的嚴厲,轉而舒展開來。 村莊的一處,可以看見兩個人一前一後前進的身影。 走在前方,穿著著黑色法師服裝的青年,手中搖著錫杖,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跟在其後的,是一個旅行裝扮的少女,背上負著類似大型迴力鏢的巨型武器。 維持著微妙的距離,感覺上,少女是刻意的放慢步伐,走在青年的身後的。 ──啊啊…真是悽慘的狀況… 少女在心中這麼低喃著。 早上,和夥伴們在村子的入口時,就看見法師鬼鬼祟祟的模樣,顯然的,他是想要去風月場所玩耍吧?只要一看到那張故作嚴肅的臉就能猜出來,自己因此而感到心情動搖,一時火氣上衝的跟了上去。 結果,其他的人在她感覺不對想要回頭時,卻已經不知道先去什麼地方了。 而現在的狀況,自己和法師的相處,尷尬的無以復加。 當然,另一種可能是,其實祇有自己心中存了疙瘩,或許這位法師根本就不在意,亦可說是漠視她的存在。 在心中,產生了強烈的不安感受。 「珊瑚。」 原本緊張的情緒在法師呼喚自己的名字之後,顯得更加的緊繃。珊瑚快速的低下頭,看著地面回答。 「什麼事情嗎?」 彌勒溫柔的微笑,接著慢慢靠近珊瑚,錫杖撞擊地面的聲音讓珊瑚退了幾步。 「別那麼戒備嘛…」 「什…什麼啊!對你這種好色之徒,怎麼能掉以輕心…」 口齒不清的回應著,珊瑚對自己這種反應感到很氣惱,若自己能坦率的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那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 「我還真是不值得信任呢。」 眼前的法師露出愉快的笑容,似乎完全不介意珊瑚對他下的評論,由於這種老練的微笑,令人猜不透他心中的想法。 「但是看在阿籬小姐一心一意撮合的份上,我們就好好相處吧。」 感覺到自己的臉熱了起來,為何法師能毫不在意的說出這種話呢? 或者是,為何自己不能冷靜的面對他這樣的說話方式呢? ──這種時候…是非常時刻,不應該心情動搖的…… 身上還有背負著重要的使命,可不是暈頭轉向被耍得團團轉的時候,更何況,讓自己如此苦惱的是個素行不端,感覺輕浮的色狼法師… 如果喜歡上就糟了吧?就算心中這麼告誡自己,卻老是在意著對方的一舉一動,被輕易的操縱自己的情緒,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法師這麼自由自在的態勢,和自己此時的難以平靜,相較之下,氣勢上已經輸了。 「好了好了,如果不去收集情報的話,犬夜叉一定又要亂吠了。」 轉身往村中心的方向行去,珊瑚小心的維持著速度,不疾不俆的跟在後面。 不知為何,法師的背影,在這時的自己看來,是如此的遙遠。 難道自己的心情又和法師擦身而過嗎? 其實這是很沒有道理的想法,無論如何,法師是不會多麼在乎自己的,從剛剛的舉動不是就能看出來了嗎?彌勒似乎祇是把珊瑚當作是普通同伴的義務,因此成熟的照顧著她。 ──祇是普通的同伴罷了……我和法師之間… 在心中,因為這個想法而一瞬間閃過的失望感,珊瑚因為察覺到而感到痛苦。 前往村鎮的中心,要先走過一條類似大雜院的大道,在路旁兩排的房屋前面,擺放著像是鍋碗瓢盆之類的日常生活用品,中間的行人通道上,此時並不是很多人,看來這個時刻可能是有什麼樣的聚會,因此人們都集中到村中心了。 因為沒有看到什麼人而四處東張西望的珊瑚,突然聽見法師的腳步聲停了下來。 「喔?珊瑚要不要過來看看。」 彌勒一邊問著珊瑚,一邊彎下腰來,看著某戶人家盆景中所栽種的植物。 花和枝葉彷彿從盆中滿溢出來,略為扁平的葉子,有如綠松石般的青翠,至於綻放的花朵,花瓣的顏色十分的美麗,由內而外,接近黑色的紫色慢慢的淡化成晶瑩的白色,水珠像是寶石一樣的發著光。 「這種花的名字好像就叫三色堇喔。」 被花的美麗所震攝,一時間反應不過來的珊瑚,因為彌勒的詢問聲而抬起頭,對上他的視線。 「喔…法師連這種事情都知道呀?」 「之前曾經聽阿籬小姐說過,這可是擁有不可思議力量的花喔。」 「不可思議的力量…?」 彌勒笑著,接著把視線轉到紫色的花瓣上,開始回答著珊瑚的疑問。 「阿籬小姐曾經告訴過我,三色堇在異國的傳說中,祇要將其花瓣的汁液滴在人類的眼睛,那個人就會愛上他第一眼所看見的人。」 瞪大眼睛,珊瑚看著法師的側顏,在她的心中,認為法師應該是不會記得這種事情的,如果是關於妖怪的事情就算了,像這樣的無稽之談,法師為何要告訴自己呢? ──那種事情是不可能的… 在心中這麼心想著,如果說這樣就能實現戀愛的願望,那人類的感情就沒有發展的餘地和空間了,更何況,剛剛所說的,不過祇是個美麗的傳說罷了。 雖然這麼說,卻仍然對那樣的話感到心旌搖蕩,因為說話者是法師嗎?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珊瑚能第一眼看到的是我呢。」 「啊…!?你…在胡說什麼呀!笨蛋!」 心臟有如要開始暴走了,珊瑚跼促不安的想壓抑上升的體溫,想要搖頭將腦中發熱的感覺甩開。 ──笨…笨蛋! ──我幹麼這樣呀?又要被耍了… 法師瞇起眼睛微笑,說了那種話仍很自在的樣子,令珊瑚感到有些生氣。 ──那終究祇是個傳說罷了! 在心中這麼說著,然後大步的往村子的中心走去。 「快走了!法師,我們要收集情報對吧?」 搖晃著腦袋,踏著混亂的步伐,珊瑚就這樣自己一個人快步的向前走。 彌勒尾隨著她,剛剛自己說的話,珊瑚是否當成了自己的玩笑話呢? 「法師!別走那麼慢了,得快點。」 ──剛剛她自己明明也走得很慢的! 學著珊瑚的口吻,彌勒忍俊不禁,在珊瑚的背後悄悄的笑了起來。 宛若不可能的願望,真實的三色堇自然沒有實現那種願望的能力,但是多多少少,還是傳達了一點心意,雖然不太明確,卻暖如春陽。 對彌勒來說,剛剛自己的話,並不是在開玩笑,但本性使然,仍然用這樣言笑不禁的方式來表達。 ──至少這一回,不會擦身而過吧? 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追上珊瑚的腳步,法師露出了愉悅的神情。 早晨在三色堇上滯留的水珠,發出了晶瑩的光芒。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