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木樨之日

------------------------------------------------------ 木樨花的幽香,充斥在身旁的空氣中。 受到村長邀請,來到宅院中驅邪除魔的一行人,依照慣例會留宿一天,好好享受一下難得的休息時刻。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在忙碌的事情。 或許,勞碌也是人類本性中的一部分吧? 平時就素性不端,前科累累的不良法師,似乎偷偷的溜到鎮街上去了。驅魔師少女在詢問過後,馬上臉色鐵青的也跟著追出去。 七寶和隔壁的小孩子們玩起了他特製的陀螺,早就跑的不見人影了。 就在眾人暫時的各分東西時,有個傢伙獨自一人坐在門廊上。 在那時,比較有錢的人都會在宅院裡面的通道上,加上木板,使底下能夠流通空氣,有點類似中國的甘欄式建築。 少年擁有不平凡的相貌,柔和珍珠色的長髮和雪白的獸耳,一身鮮豔的大紅色狩衣,當他拄著頭想事情時,寬大的紅色衣袖總是微微顫動著。 ──真是熟悉的味道…… 從剛剛就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在身旁的空氣中流動著,印象中…似乎在哪裡聞過… ──離別……? 「犬夜叉!」 充滿朝氣的少女,用輕快的語調叫著自己的名字。 「阿籬,彌勒他們呢?」 開口詢問其他同伴的行蹤,少女無奈的聳聳肩,把眾人的去向告訴他。 「真是的,大家對於收集玉的事情,好像很不積極。」 不滿的這麼說著,犬夜叉繼續把視線轉回庭院的造景上。 「有什麼關係,才剛剛戰鬥結束,大家都需要放鬆的呀。」 「妳說的簡單…」 用這樣的語氣回答她,阿籬很快的在他身邊坐下來。 「怎麼了?你不開心呀?」 看見少女湊近的臉頰,犬夜叉縮了縮身體,慌張的搖搖頭。 「沒那回事。」   ──會不會太靠近了一點…? 微微縮了一下身體,少年的心中產生了極大的動搖,在少女的臉離開後,心中有種既鬆了口氣又失望的感覺。 「妳有嗅到很強的氣味嗎?」 「嗯,這個應該是木樨花吧。」 少女以嗅覺汲取著空中的香氣,用不太確定的語氣說著。   ──木樨花…… ──好奇特的香氣……   但是心中竟然產生一種不可名狀的排斥感。   正當少年陷入了沉思中時,村長走了過來,背後還跟著許多的少女們。 這個隊伍中,每個人都拿著竹籃和布匹。 當然也有男人,祇不過大多數都沒有拿東西。 ──他們要幹麼呀… 阿籬的心中有著這樣的疑問。 「啊,你們要不要一起去採木樨?」 「採木樨?」 村長笑著解釋著。 「木樨花在我們這裡可是名產唷,在那後面,有一片木樨花的採收區。」 「哇。」 阿籬發出了驚嘆,村長顯得亦發得意。 「每年的這個時候,是木樨花最茂盛的時辰,正好遇到了,就一起來吧。」 阿籬本來想要爽快的答應,但是馬上又轉頭看著犬夜叉。 「妳想去的話,就去吧。」 這種說話的方式實在叫人難以茍同,可以說是…缺乏感性的體貼。 「你不陪我去啊…」 阿籬雖然對這個傢伙的彆扭感到很生氣,不過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 祇要露出失望的表情,這個濫好人就很好說話了。 「好啦…我去就是了。」 面對阿籬失望的神情,果然還是抵抗不了,這就是男人的弱點吧?﹝笑﹞ 看到阿籬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犬夜叉有種被擺了一道的感覺。 但是,心中卻一點也不惱火。 反而…有點被她牽動的感覺。 ──心中有股…甜甜的感覺。 採木樨的方式,必須先把寬大的布平鋪在地上,再搖晃樹枝,讓花落下來。 木樨花的花瓣,細小的有如雲絮,因為樹枝的搖動而落下來時,好像下了一場溫柔的雪。 其實在採木樨的時候,是很多人表白心意的時候。 所以,村中的少年男女們都會對喜歡的對象唱首歌,或是將採來的木樨花與對方交換,作為兩情相悅的證明。 當然…犬夜叉和阿籬都不知道這種事情。 ──氣氛真是有趣… 阿籬輕輕的搖晃著樹枝,讓花瓣彷彿掙脫了枷鎖,四處紛飛。 犬夜叉祇是站在一旁看著她。 年輕的男人們,也不時會對阿籬投注以視線,畢竟她身上穿的是在當時看不到的異國服飾。當然,年輕女孩原有的魅力也是原因。 犬夜叉總是會留意著在一旁虎視眈眈想搭訕的人。 ──真是的…所以我才想說不要來呀… 男人的心理實在是很矛盾呀… 木樨花的香氣,令人感到很眷戀。 犬夜叉回憶著過去的往事。 ──這香味…是離別的氣息。 雖然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但潛意識中,好像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壓力。 因為,母親去世的時候,正好是木樨綻放之時。 當時,自己可以從窗外看見木樨花的樹枝。 被微風吹動而搖晃著,花瓣從窗戶飛了進來。 帶著濃郁的,彷彿會顫抖的香氣。 是離別的氣味。 「犬夜叉!」 被少女的聲音打斷了回憶,犬夜叉抬頭看著她。 「發呆呀?」 「誰發呆了!」 阿籬微笑著,兩人現在所站的地方,是還未採收的木樨花樹下。 馥郁的香氣,彷彿是在迷惑人的感官。 一個小孩,很頑皮的趁他們不注意時,用力搖動兩人頭頂上的樹枝,花瓣宛如急雨般的落在兩人的身上。 「欸?」發出了困惑的聲音,把身上的花瓣抖掉的犬夜叉,接著狠狠的瞪了那個小孩子一眼。 「啊啊,好像還有一些還在頭髮上。」 「真是的,所以我才說不要來的呀。」 「你根本沒說!」 旁邊的人都在窺視著兩人的你來我往,當然,他們在拌嘴時,似乎有些旁若無人。 「真是的,先到旁邊去,我幫妳把頭髮上的弄掉。」 犬夜叉粗魯的抓起阿籬的手腕,把她拉開人群。 就這樣被拉著到處走的阿籬,心中有著很大的不滿。 「要弄的話,在那邊弄就好了嘛!」 阿籬彷彿在抗議般的叫著。 「吵死了!」 犬夜叉邊拉著她邊粗魯的回應著,到了離那些人大概有三十公尺的地方,才放開阿籬的手。 「我幫妳把頭髮上的花瓣拿掉,別亂動!」 之所以把阿籬拉開,是因為如果在那一大群人中,作出這樣的舉動的話,好像是在彰顯兩人之間的曖昧氣氛一樣。 一言以蔽之,他是會覺得害羞。 阿籬似乎不太了解他心中千回百轉的複雜心思,如果了解的話,一定會覺得他很單純吧? 感覺到修長的手指在自己的頭髮間搜尋,阿籬這時才了解犬夜叉為何產生剛剛的行動,忍不住滿臉通紅的低頭看著犬夜叉胸口所掛著的念珠。 身旁也有許多的木樨花樹,綻放的花朵,有如新生嬰兒的皮膚一般,是剔透的純白色。 香氣毫不保留的四處湧過來,瀰漫在周圍的空間中。 木樨花,對犬夜叉而言是代表悲傷的離別。 此時,觸摸到阿籬的頭髮時,心中的不協調感漸漸的被淡忘。 「阿籬…」 因為被呼喚了名字而抬起頭的少女,對上犬夜叉的目光,忍不住又低下頭。 ──啊啊…我幹麼那麼緊張…… 自我辯白著,犬夜叉可能一點也沒有那種意思,他的眼神不過是自己一時的遐想罷了。 難道遐想總是比現實美好? 犬夜叉的臉慢慢湊近,停留在離阿籬不到三公分的距離。 屏住呼吸,阿籬感覺到手腕被輕輕的抓緊。 ──不…不會吧? 在心中,這麼想著。 少年的嘴唇,輕觸了一下她的額頭,然後馬上分了開去。 ──呃…? 在壓抑和矜持,還帶有一點小小的期待的狀況下,感覺到少年嘴唇的觸感。 難道是這樣結尾?在心中這麼問著自己。 心中,帶著一種鬆了一口氣又隱含著些許失望的感受。 「祇有這樣呀…」 聽到少女這麼低喃著,犬夜叉的耳朵也和臉頰一樣,轉為淡淡的粉紅色。 「什麼『祇有這樣』?這是我的最大限度了耶!」 「唉唉……本來我還以為你是要……」 話說到一半突然中斷,險些說出要不得的話的阿籬,心想要是真的說出口了,犬夜叉的臉可能就不祇是呈現淡粉紅色了。 「妳呀……」 「啊啊!人類的欲望無止境嘛。」 阿籬笑了起來,用手挑掉犬夜叉頭髮上,剛剛落下的木樨花瓣。 順便,在臉頰上面輕吻了一下。 「妳…」 發出愉悅笑聲的阿籬,就這樣和滿臉通紅的犬夜叉面對著。 木樨花的香味,曾經是離別的味道。 現在,因為少女的出現,成為一種甜美的回憶。 也許會因此而變的坦率吧?想要把這份令人快樂的香味,也一起帶入記憶的寶盒裡面。 木樨花,已經不再令人悲傷的香氣。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