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笈月

-------------------------------------------------- 今天的天氣十分的濕冷。 懸崖的高處,有一名男子站在頂端,他不是人類,又長又密的銀髮有如夜空中的星河,額前有著弦月的刻印,身上穿著華麗的服飾,和這些優美外表呼應的,是他毫無情緒的臉,冷漠而充滿了美感。 雖然面無表情,心中其實是波濤洶湧。 心情不好不祇是因為天氣的關係,回憶才佔了重要的部份,在這種時候會想到什麼類型的回憶呢?是愉快的還是悲傷的? ──怎麼可能會有愉快的… 在心中這樣想,沒錯,能有什麼快樂的呢?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值得感到高興的事情了,自從自己在暗處窺伺到那個人類女人之後,幾乎沒有一天是好過的。 和夜晚的黑暗天空不同,那個女人的身上彷彿籠罩著溫柔的光暈,她的微笑似乎讓嚴厲的父親心情十分鬆懈,祇要她移動腳步,彷彿一旁的花叢都會綻放一樣。 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 可是,自己憎惡著這個奪走父親的心,奪走自己夢想的女人。父親為了守護這個沒用的人類,自己衝入敵陣去,最後悽涼死去,都是因為這個可恨的女人。 她的名字,十六夜。 還懷了父親的孩子,明明知道人類和妖怪相愛是一種罪過,仍然把血脈傳承下來,為什麼父親不願意深思熟慮呢?摻雜了人類血統的犬妖,根本就是一族的恥辱,更不配做為他殺生丸的弟弟。 ──這個半妖不配擁有父親的血脈,不配擁有父親賜予的名字… 多麼理所當然的想法,對於純正妖怪血統的自己來說,當然有資格這麼批評,半妖還想要和妖怪稱兄道弟,簡直是作夢也不可能。 不知道何時開始,自己變的孤傲冷漠。 如果說有任何感情波動,也都是回憶到關於父親的一切,少年時期和父親的相處時光,每一刻都深深嵌刻在內心,那實在太過於重要了。 站在偉大的父親背後,會意識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軟弱無力,變強的原因正是為了超越這樣的極限,總有一天要和父親站在同一陣線,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那到底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您要死呢? ──為什麼不等待我的成長… 從來都沒有對父親言明過自己的心情,追趕著偉大父親的心情,總有一天要打敗父親,得到父親認同的微笑。 ──我一直都…一直都… ──如此景仰著您呀…… 這是哽在喉頭說不出口的話語,殺生丸因為不擅長表達感情的自己,什麼事情都漠然帶過的自己,如此讓人感到諷刺的自己而不悅。 至今仍無法理解父親的想法,保護軟弱的人類到底會得到什麼?就算保護那個女人,人類的生命卻是那樣短暫,遲早還是要承受生離死別的痛苦,為什麼還是想要在一起呢? 父親為什麼這麼感情用事?在自己心中一直都很不服氣,不,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話,這種感覺叫做悲傷,父親就這樣離自己而去了。 有沒有想要守護的人這種問題,不應該是父親這樣的人來關心的,強者不應該是目空一切,捨棄感情的嗎?不會因為愛著別人而減弱力量嗎?那祇會讓自己分心罷了,那種名為「愛」的感情。 父親沉溺在那樣的感情中,才會落得那種下場。 根本就不是自己內心的辯解,是真正的事實。 此時心中的苦痛,一定是假的吧?為什麼得知父親死訊時,心中的酸澀幾乎要侵略到淚腺,整個人像是定在地上,無法移動呢? ──有沒有要守護的人,根本就不重要… ──因為就算守護別人,也不會變強的。 想要嘲笑父親,卻辦不到,滿腔的怨恨在見到半妖的幼弟後,更是加深許多,父親和人類所孕育的孩子,父親用性命換來的生命,如此的被那樣的父親重視… 因為這個半妖,父親葬身在熊熊烈火焚燒的華麗宮殿中,身旁還有著無聊人類作為陪葬,為了那段無謂的感情,父親就這樣死了。 連聲再見都沒有,變身成巨大犬妖原形之後的父親奔離了自己,為了趕到那個女人的身邊。 潮水漲起又退去,夜晚的波浪看起來可以吞噬人心。 ──無聊…… 在脣齒間發出這樣的不屑聲音,然後優美的轉身,殺生丸不經意的抬起頭,看見了黯淡的星辰中間,宛如女神般的滿月。 彷彿是父親死前徵兆般的滿月,和十六夜一樣散發出溫柔光暈的滿月,令人不悅的感覺溢出胸口的完美,奪走人心的月亮。 不管過了多久,滿月還是滿月。 一直都以平靜的姿態待在殺生丸上方,像是宣告著失去父親的事實。 ──已經見不到父親了… 過去的願望也隨著這個認知而破碎,自己沒有機會和父親真正的一較長短,更沒有機會和父親一起並肩作戰,什麼都失去了,失去了父親的自己,彷彿沒有了目標,祇是希望變強,變強,再變強。 是變的強悍了,也比過往更加冷酷了,但是敗在父親的鐵碎牙上,半妖的弟弟拿著父親的刀,砍斷了殺生丸的右手,並且大聲的說要守護人類。 竟然那樣大聲的說出口,絲毫不怕別人恥笑,甚至,揮舞著父親的刀狂妄的攻擊兄長殺生丸。 ──鐵碎牙的繼承… 這是父親的決定嗎?如果是真的,殺生丸心中更加五味雜陳,真正承繼父親的人不應該是全妖的自己嗎?那最強之牙為什麼不托付給自己?反而交給了半妖的弟弟呢? 連千年古樹精都緩緩的說。 『那把刀不適合你。』 ──那適合我的是什麼? 『你的父親不是給了你刀嗎?』 殺生丸咬住了下唇,幾乎要咬出血來,連殺人都做不到的刀子,父親竟然認為適合自己? 父親真的不了解,是父親看錯了… 不想承認,不願意承認,這是偉大並且以精確決斷力出名的父親所安排的情況,鐵碎牙給半妖的弟弟,天生牙給哥哥殺生丸… 『我再說一次,那把刀不適合你。』 「為什麼…?」 疑問此時又重複了,殺生丸眺望著滿月,就算心情浮動卻無法離開視線。 ──守護的東西…… 「殺生丸少爺,差不多該走了吧?」 無視於邪見的建議,殺生丸繞過矮小的老妖,逕自的繼續前進。雖然沒有固定的目標,但是還是想要搶回鐵碎牙,所以如果偶遇那個半妖的話,應該還是會有可怕的激鬥吧? 「啊啊…殺生丸少爺!等等我呀!」 跌跌撞撞的想要跟上殺生丸的腳步,主僕二人的身影就這樣消失在無垠的黑暗道路之中。 哪天應該會改變吧? 如果和父親所說的一樣,有想要守護的事物,殺生丸應該會慢慢改變吧?慢慢的、漸進的,能夠學習那一種情緒。 在遇見重要的人之後,可以學習如何去愛。   遇見鈴蘭。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