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飄零說

---------------------------------------------------------- 哭泣吶喊不能解決一切事情,既定的事實更沒有扭轉的餘地,總是要忽略痛苦,以免視線被軟弱的淚水所模糊,因為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明明是很早以前就猜想過的事情,至今想起來仍會沉痛不已,責備自己不夠堅強是常常湧現的想法,耽溺於過去的悲傷祇會使人墮落,把不安當成前行的力量很困難,軟弱者想在天地間生存卻是不可能的。 ──媽媽… 闔上雙眼,就讓這種事情成為過去吧,對自己勸解著,那優美而令人安心的背影仍然無法自心上抹除,在內心的角落依舊把母親當成唯一的皈依,唯一可以回去的地方。 偶爾到人類的村莊,祇要一接近,人類就會集合起來,對他十分戒備,磨利的武器一一對準自己,不是滋味的心情會油然而生,然後連和這群人打架的意圖都沒有,最常出現的反應是旁若無人的離開。 祇有一半是純正的妖怪血統是他認定的缺陷,但是就是無法理所當然的怨恨自己的人類母親,就是辦不到,各種不甘心的感覺下養成的個性,就如現在可以見到的,複雜、毫無章法。 眾人把毛球踢來踢去,這是當時相當風靡的遊戲,在貴族中更是不可或缺,當有人能夠俐落的拋接小球,旁邊就會毫不吝嗇的給予掌聲,群聚在一起的人們,就是「人群」。 幼小的身影跑進人們包圍的圈子中,若是普通的孩子,大概能不費力氣的拿到球吧? 然而。 剛剛接到球的人並沒有繼續踢球,反而把球拿在手上,往水池的方向扔過去,正好落在木橋的上方,咕碌碌的從橋的最高點滾落到對岸,這樣的舉動顯然是在嘲笑── 嘲笑什麼呢? ────半妖? 不明白字彙中的涵義,祇是匆忙的跑到對岸將球撿起,另外一邊的人群已經散了,睜大眼睛看著那些離開的人,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是不受歡迎的。 母親站在開的十分燦爛的紫陽花叢邊,宛如等待著自己般的看向這裡。手鬆開毛球,往母親的方向奔去,落下的球在地面上彈了幾下,滾落幾圈後靜止在地面。 「媽媽──!」 抓住了母親的衣擺,以天真稚氣的聲音問著母親。 「半妖是什麼?」 母親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像是要躲避犬夜叉的視線,她抱緊了自己年幼弱小的孩子,眼淚無聲的濡濕她的臉頰。 「媽媽……」 長大之後才理解母親哭泣的原因,當時自己祇是感覺到一陣悲傷的感覺在心中打旋,現在卻在心中有著椎心的刺痛,而且並不是因為自己後來的遭遇,而是母親在那樣狀況下,所背負的處境。 母親去世後,真正的變成了一個人。 感受到寂寞也是這時的事情,在廣漠的天地之間,在人類和妖怪的夾縫之間,自己是不斷戰鬥、不斷受傷,跌跌撞撞的走過來的。 偶爾會有人對他表示好意,因為他的外表如果除去一切洞見,可謂十分出色,兼具了父親的強悍和母親的溫柔,其實一般人是會被這樣的長相所吸引的。 但是犬夜叉毫不留情的拒絕了那些人的好意,他已經受夠了人類,不想要讓無聊的感情愚弄自己,除了自己之外誰都不能相信,不管是妖怪或是人類,都一樣鄙視自己。 在心中總是會說服自己,根本就無所謂,反正單獨一個人習慣了,就算孤獨又怎麼樣?反正習慣了就根本沒有什麼,人不都是這樣子嗎? 那都是說服自己的話語。 在內心某處渴望著溫柔,想要尋找屬於自己的地方,自己的容身之處,然而被別人排擠久了,連應該如何微笑都幾乎快要遺忘。 已經很累了,全身被疲累感所綁住,可是連睡覺都無法安心,不想被環境的冷酷無情打倒,所以拼命的掙扎著,敵人到底是什麼呢? 其實,真正的敵人應該是害怕孤獨的自己。 因為害怕孤獨,又曾經被迫孤獨,所以自己才會不敢繼續前進,看到自己這麼軟弱就覺得討厭,也許是因為曾經聽過關於偉大父親的傳聞,所以對於「強」有著很深刻的憧憬。 ──要堅強… ──因為你沒有人可以依靠… ──你在恐懼什麼? ──把那種沒有必要的感情捨棄! ──────因為你是半妖………… 人類和妖怪的孩子,沒有前進的方向,沒有愉快的過往,也不可能擁有光明的未來,即使如此,還是想要拼命的活下去?那到底是為了什麼樣的理由呢? 每次都會思考這樣的問題,也許是根留的往事,祇是自己還不太了解。 『犬夜叉…』 溫柔的手撫摸著孩子宛如白色絲綢般的長髮,名為十六夜的女性臉上,勾畫出了足以令戰鬥者心平氣和的微笑。 『聽好媽媽的話喔…總有一天,我會離開你。』 就算這十分殘酷也要說出口,十六夜壓抑住心中的矛盾,用這樣的方式告訴年幼的孩子。 『你會變的孤獨一個人,沒有人會接受你,所以你必須保護自己,堅強的活下去,因為媽媽不希望你放棄生命。』 犬夜叉似懂非懂的看著母親美麗的臉龐,這些話在他的心中撞擊著,不知道該如何詮釋此時的感覺,這就是悲傷吧?自己勉強能夠理解的就是,總有一天無法和母親一直在一起的事實。 『但是如果哪天,有人張開雙手迎接你的話,即使被傷害,你也前去吧,不要害怕和迷惘,就算被背叛也要全心全意的信任。』 母親的話到現在想起來,已經模糊不清了,可能是因為模糊不清的緣故,所以有些話並沒有聽進去,才會導致自己的痛苦。 如果信任的話…即使死了也無所謂。 自己到底要到哪裡去呢?已經習慣了漂泊四處的生活了,老實說這種想法並不是一件好事。 ──啊啊…… 天地是如此的廣漠無邊,然而能夠容下渺小的自己的地方,卻是流浪許久也尋覓不到的,這種感覺令他想要死了心。 在自己沮喪低潮時,母親微笑的臉龐就會浮現在自己的心中,會得到紓解,也會招致許多懷念的心痛,往事是不會倒退的,走過的路也無法再重來,因此而活在巨大的懊悔之中,人類就是這樣,生命太短暫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如果有人真的對自己伸出手來呢? ──我不知道… 把問題擱置在內心深處,少年看著前方延伸不斷的道路,要走上去或是往後退都由自己掌握,當然,事後會後悔也是無可厚非的。 仍然得不到問題的解答,但是不想讓太多的心思流失在過去上面,拂過身旁的風讓人感覺到寒意。 ──已經是深秋了呢… 完全不期待季節的更替,少年繼續的走著。 走在充滿了不安、憤怒、和悲傷的大地上,也許哪天可以找到也說不定,但一切都是未知數。 找到自己真正的─所謂的容身之處。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