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蒼穹云

---------------------------------------------------------------- 話說手上的詛咒,是從祖父那一代開始的。 四處雲遊且擁有強大法力的祖父,因為一時的不察而種下了風穴的可怕因子,陰險狡滑的人行妖怪穿過了祖父握著符咒的右手,從此,強勁的風聲就不斷的在掌心中盤旋不已,總有一天會吞噬掉使用者,是這樣的危險武器。 雖然兒時聽過詛咒之可怕這件事情,真正體會到卻又是後來的事情。當時的情景依然可以清楚的回想起來,父親在風產生的漩渦中被吃掉的樣子,是自己一輩子最沉痛的時刻。 「我要暫時的出門旅行了。」 當時父親是否在欺騙著自己的孩子呢?死亡和活著的分界線是非常清晰的,無論如何,生者和死者都無法跨越那道界限,正因為如此,人們才會珍惜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共度的時光。 父親和夢心法師談了許多事情,就算躲在門後依然聽不見他們說話的內容,彌勒感到著急,潛意識中知道父親要丟下自己,到底他要邁向什麼樣的旅程,以後可能都和彌勒毫無瓜葛了。 最後一次被父親微笑著抱著,然後聯繫的手鬆開,彌勒看著父親右手深色布料掩蓋下,被念珠封印起來的風穴,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言明這樣的心情,悲傷和憎恨繚繞在一起,結成一片好大好大的網。 ──不要丟下我!爹! 在內心深處有無數次這樣的吶喊著,父親走到外面的身影讓人不能安心,傳來的風聲是最終的徵兆,原本封印著的風穴宛如飢餓的野獸般,啃噬著父親的身體,想要衝上前去,卻被夢心法師牢牢拉住。 「彌勒,不能過去!不然連你也會被吸進去的!」 「爹──!」 在風聲即將止歇之前的巨響下,地面出現了一個有如死穴般的大洞,睜大了空洞的雙眼,父親的死亡令人無法置信,不!是不想相信,自己唯一的至親,被埋葬在這樣的虛無中,連屍骨也沒有留下,就這樣走了。 ──您要我如何接受!您要我如何面對!? 父親的走並非他所願,命運的殘酷讓彌勒陷入了幾欲發狂的精神狀態,失去親人的悲痛之外,令他害怕的是,自己擁有和父親相同的宿命,那一天遲早要來臨的,並不是自己心中否認就能逃開的,心中恐懼的根源。 明明就過了好些時日,仍然無法從沉痛和害怕中解放,作夢時總會夢囈,在迅速的坐起身之後,可以發現汗水濡濕了背部,手中的風穴在確實的擴大,和心中的害怕一起不斷成長。 代代相傳的東西,一般人遺留的都是傳家之寶,而彌勒能夠得到的只有無止境的恐懼,無法違背的命運罷了,承受著這樣的心理壓力,在夢中想要抓住離去的父親的衣袖,在追趕的同時距離卻拉的越來越遠,祇是被強烈的無力感淹沒。 某個人嘲笑自己和父親的聲音,不斷的隨著窗外的風傳送過來。 『要不要出去旅行?』夢心和尚這樣問他,彌勒抬起了毫無血色的臉,那是被奪去重要東西的人才會露出的表情。 「你打算什麼都不做,祇是等待死亡嗎?」 『你不應該是這樣的』夢心法師這麼說著,和放棄沒有兩樣,接受命運的蹂躪,讓自己墮落在無力感所交織的黑暗中,卻不願意做任何掙扎。 詛咒仍然有斷絕的可能,也有斷絕的必要,夢心法師微笑著。 「去斷絕吧!把一切的因緣切斷,因為你是你父親的孩子,無論結果如何,在世上留下你的足跡,你的存在不會被遺忘。」 細細咀嚼著夢心的話語,想將其完全消化,不知為何,前方像是突然敞開了一條路,把他從迷惘的迷宮中解脫出來,自己是否要前進,就祇能看自己了,如果不反抗,不掙扎的話,遺留下的只有後悔,不想因為『早知道』云云的而結束自己原本就短暫異常的生命,所以才需要前進。 把酒杯遞給他,夢心手指著遙遠星空中的滿月,豪氣萬丈的說著話。 「出陣吧!在這之前要學會飲酒,四季的遞嬗就足以使酒非常美味了!」 啜飲著杯中的液體,在味蕾上擴大的苦澀滋味,彌勒意識到酒的味道並不如想像中甘美,或許是心境的渲染,苦澀的味道更加的強烈,彌勒把視線移到星辰包圍之下的滿月。 清朗的月,清酒的滋味,旅行前的餞行,父親希望自己能活下去,堅強的、使盡全力的掙扎,不去思考結果。 「我去世間看看吧。」 這是最後下的結論,夢心把壺中的酒一飲而盡,接著豪放的笑了。 「你果然是你父親的孩子。」 旅程開始了,不計結果,或許要歷盡風霜,要吃盡苦頭,更有可能是無謂的掙扎,這些結果,彌勒在心中都清楚的描繪出來。 ──就算是這樣那又如何? 風穴的笑聲依舊,但是,彌勒仍擁有人的本性。 絕對不死心。 抱著這樣的心情,和父親的心願,法師的流浪生涯就此真正的拉開了序幕。       「好吧…這次要走哪一邊呢?」 年輕的法師看著眼前分歧開來的叉路,以悠閒自得的口氣這麼說著,他手中的錫杖搖晃著叮叮噹噹的聲響。如何決定接下來的去向呢?法師立起了手中的錫杖,宛如要執行聖潔的儀式一般。 匡噹!錫杖倒了下去,撞擊到地面的同時揚起了一些沙土。 「左邊嗎?」 喃喃的在口中這麼說著,接著露出了神秘而不能捉摸的笑容,彌勒蹲下身去撿起錫杖後,站在路的分歧點上望著上方晴朗無雲的蒼穹,是那樣的廣闊、溫柔,偶爾路過的飛鳥畫出了美麗的弧線形狀。 ──天氣真好……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