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桎梏

------------------------------------------------------------- 自己已經成為綁住你雙腳的足枷…   沉默的天空,有如藍色的薄絲絹一般的鋪展,細雲抹抹沉澱在潔淨無比的湛藍中,位於山腰上的偏遠寺廟,被一旁蓊鬱的樹蔭所圍繞,鳥鳴聲一波接著一波的湧過來。 在寺廟的正前方,無論是地上,或是廳前的廊上,都有傷亡的士兵倒臥或是靠坐著,白色的繃帶上隱約的紅色血跡,代表了他們在戰場上戰鬥的暫時結束。 大多數人是被主上遺棄在戰場上,由於聽見這裡的傳聞,才趕來這裡避難,吸引著這些士兵們來到這裡的,是關於這位巫女的傳聞。 不外乎是醫術高強等等的原因,很奇特的是,此處聚集了許多人,附近的妖魔卻從未來侵犯過這個可以說是病院的偏僻廟宇,是就算聰明人也想不透的事情。 事實上是如何呢…?巫女強大的靈力鎮壓住了附近的邪氣,祇要有妖魔逼近,巫女會用弓箭將其逼退,守護待在此地療傷的人們,讓他們能在這個荒郊安心的養傷。 「傷口又化膿了嗎?」 「是呀…巫女姑娘,他開始發高燒了。」 巫女轉頭從籃中挑出一些藥草,交給了一旁正在照顧的士兵。 「這個,等一下到內殿那裡熬湯讓他服下,應該會好一點。」 「是。」 倒在一旁的傷兵,看起來已經有三四十歲了,面黃如臘,身上有著幾處膿瘡,巫女細心的為他洗滌傷口後,由於聽見他發出了呻吟的聲音,而低聲詢問著。 「很痛苦嗎?」 「我是不是要死了…」 「你不會死的,打起精神來。」 一旁和他一起受治療,已經能夠起身的夥伴,立刻開口為他打氣。 「我覺得自己活不久了。」 「別說這種話。」 巫女制止著他繼續說下去,接著注意到,從傷患的頭頂上侵入,想要奪走人類性命的鬼怪。 ──竟然溜了進來… 玉蔥般的手指一點,在一瞬間發出了靈力,將鬼怪淨化得屍骨無存。在旁人看來,卻是一個奇怪的舉動。 「請問…?」 「藥草熬製好了嗎?讓他服下吧。」 說完話之後,就站起身往樹林走去,巫女的臉上,露出了嚴肅的神情,因為感受到了熟悉的邪氣,像是充斥的週遭整個空氣中一般。 樹林之間,鮮少會有人類的出現,妖魔在巫女的到來後,也跟著被驅退乾淨了,現在,整個森林有如化外之地,完全沒有任何奇異的聲音存在。       「奈落嗎?」       黑色的影子站在巫女的身後,形成強烈的對比。留著黑色長髮的高大男子,是邪氣的來源,他的身體是由魔物所聚集而成的,完完整整的邪惡存在。 「妳似乎…更加的敏銳了,桔梗…」 「有事嗎?」 桔梗深沉的背對著他,長髮隨著風飄逸的揚起,她白色的背影,透露出了滄涼的氣味。 「犬夜叉正在這座山的附近呢…」 發出哼哼的笑聲,嘲笑著眼前的巫女,毫不留情的直接說出,令巫女心中產生強烈動盪的名字,青年彷彿挖苦似的冷笑著。 感覺上,奈落在蹂躪的桔梗的自尊。 不斷的被人們景仰,直到死後仍有著無限美名的巫女,此時應該化為屍骨的,卻依然以不是人類的異端型態,存在於世間。巫女是有割斷不了的留戀吧?或著是心願未了,否則是不會想要以這樣的方式,繼續留在塵世之中的。 和那位,名為犬夜叉的人有關… 說是人並不對,因為擁有這個名字的男人,是個人妖之間的混血兒。 而且,是巫女的戀人。甚至一直到現在都是。 哀傷的事實,是五十年前的悲劇,燃燒而熾熱的火焰,在半妖被封印之後,就纏繞在巫女的身上,將她帶往陰間,帶往永遠的沉睡,本來應該是永遠的……不會再醒來。 再度的蘇生,則是因為裏陶妖婆的私慾,貪圖寶玉的妖力,想要借用死去的巫女的力量,不料桔梗是不會成為僕人的,在殺死妖婆後,就這樣漫無目的的繼續徘徊。 那是活著的人無法想像的感受,夾雜了怨念和悔恨的生存方式。 因此,才救助這些人們嗎?或是助人為巫女之天職呢? ──反正也與我無關… 奈落無法理解桔梗的想法,可以說是理所當然,一心想要將障礙除去,而不斷耍弄著心機的奈落,卻沒有除掉可謂眼中釘的桔梗,是因為身體中的一部份,仍然仰慕著巫女。 但是一有機會,就惡劣的奚落著桔梗,奈落如此的行動可以說是為了否決自己身上,賸餘的鬼蜘蛛靈魂。 是很愚蠢的行徑…在奈落所做過的事情中。 「妳想下山去見他嗎?」 「……」 桔梗以沉默面對奈落的嘲弄,接著,轉身折回寺廟。 突然吹起的風,揚起了落葉,青年的身影已經消失了,祇剩下滿是寥落感的枝椏在窸窣的作響著。         ──不用你提醒,我自己也清楚的。 巫女低垂的眼簾深處,蘊含著冷漠的光芒,接著,轉為自嘲的冷笑。 她看見了,那個紅色的影子。 也看見了,自己站在那個男人的身邊。 她得到了,也失去了。 得到的,是犬夜叉對她堅定的感情。 失去的是…兩人之間,曾經能夠擁有的幸福。 如今,還是絕望… 自己的影子慢慢的變化起來,最後成了另一個少女。 就算擁有相同的容貌,相同的靈魂,卻可以清楚看到少女所站的位子,比自己更加的接近犬夜叉的內心。 桔梗踏上了高處,眺望著四周被野生植物覆蓋的山野,小徑並不能很清楚的看見,但曲折的排列在巫女所在地方的正下方,紅色的身影絕對不會適時的出現,心中雖然明白,卻無法阻止自己。   「犬夜叉?」 「……沒事,沒怎麼樣。」 嗅著空氣中,若有似無的芬芳香氣,白髮少年一瞬間沉默下來。 ──妳在這附近嗎?或祇是我一廂情願的錯覺… 認定了是自己的錯覺,少年跟在隊伍的最後,露出了飄忽的眼神。 ──妳現在…在何處? 「犬夜叉,慢吞吞的,快點跟上來。」 站在他前面約五公尺的地方,同伴們招著手呼喚著他。 「囉唆!來了啦。」 快步跟上去,而忽略了微風再度送來的清香…… 自己已成桎梏… 在不知不覺中,想要綁住犬夜叉的雙腳,想讓他停留下來。 無奈他仍不斷的前進。 五十年前,若自己對寶玉自私的許願,想要活下來的話… 那封印總有一天還是會被解開的,而自己也會被犬夜叉慢慢的遺忘。 桔梗心中,知道自己當時做了一個正確的決斷… ──至少…他還是記得我的。 ──或許…他心中仍是愛我的… 與其多活一些時日,而被犬夜叉在往後的日子中淡忘,桔梗知道自己寧願選擇,讓自己殞落的方式。 祇有這樣的方式,才能讓自己留在犬夜叉的心中。 女人們最可憐的並不是醜陋或是被拋棄…而是被徹底的遺忘。 ──至少…讓我停留在他的心中… 巫女唯一的宿願,到底有沒有得償的機會,連她自己也不得而知,因為她無法主宰最後的終局。 有如桎梏一般封鎖他的行動,有如樊籠般的困住他的去向,這樣的方式,是現在的自己選擇的,與其當個大善人讓他繼續前進,還不如維持現在這樣的局面。 此時,矛盾的情緒跟著皺眉浮上巫女的臉。 「燒退了嗎?」 「是的,已經退燒了。」 山中的寺廟,仍然被四周颯颯的樹枝摩擦聲包圍著。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