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理所當然

-------------------------------------------------------------------------   在這個時代,法師這樣的職業似乎並不少見。   宗教的力量在亂世自然而然的反映出來,正如中國的佛教,也是由於戰亂而興盛。由於人類是如此軟弱,宗教才產生了它存在的價值。   當然,也是有人壓根兒就不信這一套,將宗教貶為所謂的迷信。       晚秋的下午,接到隔壁村子出現妖怪的小道消息,此時阿籬正好回家去了,而犬夜叉為了接他回來,身影也不在村中。   「如何,珊瑚,就由我們去吧。」   接受了法師的建議,珊瑚背起飛來骨:「這本來就是驅魔師的職責所在,走吧。」   彌勒微笑,珊瑚無論何時何地,總是展現出十分堅忍和負責的態度。   前往鄰近的村莊,雖然不是長途跋涉,但是也要走的非常久,一般人受不了的行程,珊瑚總是能夠輕易的超越,一點也不顯得疲累。   「法師,應該就是前面的村子了吧?」   「是啊,妳還真是有精神呢。」   珊瑚的黑髮微微飄動,露出了快樂的笑容:「別看我這樣,以前的訓練可是很嚴格的呢!」   「是呀!」   彌勒雖然對驅魔師的訓練從未看過,但是從珊瑚的行動看來,大概要兼具體力、速度和反應力的各項能力,來做相當辛苦的試煉。   自己也是修行之身,就算在旅途之中,仍然會以打坐或是戰鬥來提升心性的高低,雖然自知自己並不太遵守所謂約束法師的條文,卻很少產生罪惡感。   相反的,珊瑚就算家破人亡,舉目無親,仍然會遵照驅魔師的道義,這點令彌勒十分的敬重她。   一般人遭遇到這種苦難,大多數都會萎靡不振,或是在各種宗教中尋求心靈寄託,但是珊瑚都不是,她只是遵照自己的理念活下去。     真是令人佩服的女孩,彌勒心中低喃著。     雖然消息傳到其他村子,實際上也是一些不入流的妖怪,在兩人的強悍下,很快的就被消滅了,雖然村人要給謝禮,但是珊瑚堅決的婉拒。       旅途中,總是以消滅妖怪來作為借宿藉口,但是這回,兩人都有這樣的共識,希望能早點回去。   剛剛在村子中,看到了一個少年跪在父親的墳前。   少年手中握著一串佛珠,虔誠的神情,合掌為仙去的父親祝禱。     自己似乎很久沒有去掃墓了……     但是心中對那個奪走父親的坑洞有強烈的排斥感,雖然有點不想承認,但是自己很恐懼自己總有一天也會被手中的強力武器奪去性命和屍骨。     連一點殘渣都不會剩下。           彌勒的心中溢滿了不快的情緒,極力壓抑的結果,是走在前面的珊瑚轉頭回望他:「法師,你還好吧?」   「哪裡,雖然我的體力可能比不上妳,但是還算是有力氣的人。」   露出掩飾的微笑,希望欺瞞過少女散發出銳利光芒的雙眼,但似乎終告失敗的樣子。   自己是因為家族代代相傳為法師,所以也繼承了法師之身,對浮屠的教典也涉獵甚廣,但是很難從中找到能夠安撫不安感覺的隻字片句。     珊瑚的手指靠近過來,按著彌勒的額頭。   「法師,最近的旅行也真的滿累人的,千萬不要勉強自己,阿籬也感冒了,大家都該好好修養。」   珊瑚對於法師的個性有著一定程度的了解,這種時候,想必他會用表情或言語敷衍自己,所以搶先逼迫他休息。   「我並不會累,只是…心中有點奇怪罷了。」   彌勒微笑,感覺到珊瑚掌心傳來的溫暖,心中跟著回溫。   珊瑚察覺到彌勒並不是身體上的虛弱,雖然不太清楚是什麼原因,但是她快樂的笑著:「法師,來對打吧。」   「啊?可是…」   「我很久沒有好好的練習了,拜託啦!」   話雖這麼說,但法師知道眼前的少女在格鬥方面是身經百戰的老手,不能用敷衍的態度應付。   「只是幾招而已。」珊瑚一把拉著彌勒,把飛來骨放下:「我不用刀子和飛來骨,試試看吧。」   「妳千萬要手下留情呀。」   彌勒也把錫杖插在一旁的地上,珊瑚比了個開始的手勢,用迅速的速度欺近彌勒的身旁,手刀往右肩劈下。   彌勒一讓身,及時避過,然後反過來一掌拍向珊瑚,少女手臂交叉,正面承受彌勒的攻擊。   ──這哪是在練習……   彌勒暗自叨念著,但是在兩人你來我往的同時,在少女攻擊的環繞下,彌勒心中的驚慌感像是慢慢減退一樣,拆招解招也變的順手許多。   兩人在各種方面都有互補的作用,但是在重要的價值觀上卻沒有很大的差異,每個角度來看,已經可以稱為很強的拍檔。   ──會不會有這種感覺的人只有我啊?   彌勒苦笑起來,珊瑚激烈的個性,有時也會激發他許久未燃起的鬥志。   突然之間,珊瑚的腳以宛如風一般的速度掃過自己,彌勒跌坐在地上,在一瞬間的空白之後,彌勒終於笑了出來。   「怎麼了?」   珊瑚疑惑的看著他,但是總覺得是第一次看見,法師笑的這麼坦率。   「沒什麼…只是覺得呀…」   「覺得什麼?」   「覺得珊瑚就是珊瑚呀。」   聽見這句話更加摸不著邊際的珊瑚,臉上的表情更加的疑惑了。   「我本來就是珊瑚呀,不然呢?」   彌勒搖搖手,笑的說不出話來。   珊瑚並不缺乏女性應該有的溫柔,但是她表現的方式卻很異常,也比其他人更加的率直,彌勒在剛剛的對決中感覺到珊瑚的關心。   ──她自己大概也沒有發覺吧?   珊瑚一定不知道她的所有舉動對彌勒產生的意義是如此重大。   笑聲停歇後,彌勒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珊瑚把錫杖交到他手中,低著頭,用細微的聲音說:「法師如果有什麼煩惱,也可以告訴我喔。」   彌勒笑著拍拍她的頭:「放心。」   ──我一定會告訴妳的。   「好久沒有去掃墓了……」   這樣喃喃說著的彌勒,抬頭看著蔚藍的天空,輕輕的瞇起眼睛,享受著陽光溫熱的感覺。   寄託著什麼的心情也愉快的蔓延開了。   ──下次…就帶珊瑚一起去吧。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