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季春

---------------------------------------------------------- 季春的下午,微微的透出一股暖意。在宛如大地裂痕般的山谷中,彷彿忙碌至極的村落,生氣蓬勃。如果是少年男女,一定會不經意的發出歌聲,彷彿人生從來沒有任何憾事一樣。   寒冬剛過,雪剛剛融化完,空氣中其實還是有一絲絲的涼意,但是天空中被切開的雲之間,有著蔚藍清晰的天空。村子裡面,彷彿被少年少女們的笑聲給霸佔著,春光爛慢。   一個粗魯的聲音,硬生生的打斷了這份甜美的感覺。   「阿籬!!」   不消說,少女早就已經回去了古井的另一邊,對於她來說,拼命想要蒐集碎片、而十分纏人的少年,或許比什麼妖怪都麻煩可怕。   犬夜叉急促的在村子裡面晃來晃去,差點撞到了楓姥姥,因此惹來她一個白眼。 「阿籬早就回家去了,你要找她的話就快點,我還要幫很多人接生,不跟你瞎攪和了!」挺著蒼老的聲音,楓姥姥不耐煩的說。   這時候的犬夜叉把額頭前面密麻的瀏海撥了一下,一臉「我才不要低聲下氣」的彆扭表情。其實其中還夾雜了一點不好意思。   ──彌勒和珊瑚呢?都跑到哪去了?   他這樣疑惑的心想著。在單純的犬夜叉心中,彌勒大概是去勾搭女人,珊瑚應該也追著他跑去了吧?想到那畫面的犬夜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阿籬不在,好無聊。   他對自己現在的感覺只能做出以下的結論,以前阿籬一要回去,就沒有能夠欺負的對象,現在的感覺,卻是不同於初相遇時,是一種戀慕著對方的心情。 犬夜叉搖搖頭,覺得自己真是不像樣,一如往常,往森林裡面走去。   楠木上纏繞著藤蔓,花朵爭相綻放,森林除了蓊鬱的翠綠外,托春神的福,添加上五顏六色的繽紛。以前一直被視為禁地的森林,到現在仍然保留著當時半妖與巫女的傳說色彩,但是對犬夜叉而言,卻是一段無法忘懷、也不能忘懷的悲傷記憶。   常常一個人走在樹林裡面,對於這裡的沉默早已習慣了,但是如果阿籬在的話,無論聊天或是拌嘴,感覺上都別有一番趣味。   樹林的沉默就好像是他的童年記憶一樣。   無法磨滅的悲傷,掩蓋住了和母親生活的那段時間。   他走到枯井前面,似乎有點猶豫。   ──去的話...或許是打擾她也說不定...還是等她回來吧。   但是,等待實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呀。   在神木前面等待著桔梗,卻被箭偷襲。   當初為什麼自己沒有發現,箭上依附的是醜陋的瘴氣,而不是巫女聖潔的靈力?   現在,一個人坐在枯井旁邊等待著阿籬,讓他有一種害怕舊事重演的不安感。就是這樣一直被過去的記憶,不斷的煎熬的自己,有時是十分軟弱的。     大約過了兩三個小時,少女終於從古井的另一端回來了。   「搬這麼重的行李實在好累...」   用力的把行李從井中拉出來,重重的放在草地上,阿籬這時才注意到,在一旁,垂下眼簾沉睡著的少年。   阿籬輕笑一聲,靜靜的端詳他的睡容。 心中產生一種憐愛的感受。   初見面時,總是扳著一張可怕的臉,不讓任何人接近。   ﹝呵呵...好可愛...﹞   這樣凝視著的時候,發現他完全放鬆了臉部的線條,背部倚靠著枯井,銀白色的髮絲有一些散落在臉龐上,給人一種毫無防備的感覺。   阿籬伸出手,幫犬夜叉把臉頰上的頭髮理到鬢角旁,犬夜叉微微震了一下,眼睛半張開,看著眼前的少女。   「阿籬...?」   少女看著犬夜叉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眼,笑了起來。   ──好難以形容的感覺...   記憶中,犬夜叉他的母親,長的非常美麗,有如初放花信的美麗水仙。   而且似乎非常溫柔的樣子,幼時的犬夜叉,一定也常常在剛剛起來的時候,和其他小孩一樣,對母親撒嬌吧?   在她這麼想的當兒,犬夜叉一副疲倦的樣子,用低沉的聲音詢問。     「妳回來啦..?」 「不然呢?我人就在這裡呀。」阿籬半開玩笑的問:「等我等的很累呀?真是難為你了。」   「妳知道就好...」或許是剛睡醒,腦中的思路仍不太清晰吧?犬夜叉相當順口的回答:「我等了好久,累死了...」   阿籬瞪大眼睛,印象中,犬夜叉從來不會如此坦率的直接說出不斷等待的事實,今天真的有點奇怪呢...   「犬夜叉...」   「肩膀借我一下...」不等阿籬作出反應,連阻止的時間都沒有,少年就把頭靠在阿籬的肩膀上。   這個舉動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真的是累垮了吧?阿籬自動幫犬夜叉的行動找了解釋。   「阿籬...」   「我回來了,犬夜叉。」   雖然一醒來之後,犬夜叉一定又會東想西想的幫自己一切行動尋找解釋,但是現在的樣子,就足以讓人忘卻他接下的會採取的說法了。   用盡全力的隱藏自己的內心,一定是非常辛苦的。   想要守護重要的東西,這樣的心情,所有人都是相同的吧。   阿籬明白自己想守護的是什麼。    能回來真是太好了...這麼說的話他能了解嗎?那其中,蘊含著的少女情懷。   肩膀上的重量,此時變得十分踏實。   春陽溫暖的為這稀罕的兩人時間,譜寫著優美的樂章,從背後看去,兩人相依偎的樣子籠罩上了淡淡的光影。   季春,代表了春天的後期。迷惘的春天已經快要結束了。   不久之後,蟬叫聲也會響起,取代現在似有若無的鳥囀吧。   夏天,就快到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