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之密藏卷軸
關於部落格
為《煌》的同人站,碎牙溺愛。
主力─小說 協力─插圖。
宗旨:發揚對碎牙君的熱愛。
  • 27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朝顏‧When we saw the sunrise

------------------------------------------------------------------ 承載著黑夜的重量,天空彰顯出強而有利,支撐著滿天星斗。夜風帶著悵然感,掃過枯槁的樹稍後,無形的在黑闇的原野中暴露行藏,反襯出子夜的寧靜。 弦月帶著銘黃的微光,月華靜靜的濡濕大地,地面上投射出兩個影子,由於角度的緣故,被拉的好長好長。一個是高聳直立的蒼天古木,而另一個身影,衣袖不斷的振顫,下顎優美的抬起,有如尋覓什麼般的凝視著高遠的月。 又度過了半個夜晚,漫長而數不盡的歲月中,哪一次不是用這樣的方式,單獨望著天空呢?雖然朔日時必須躲在遮蔽處,但是自己和夜晚的關係確實密不可分。 月亮不曾回應過自己,即使她現在就在天空中,且亙古不變的陪伴著對她遙遙相望的人們。 沉寂感也漸漸盈滿空虛的氣息間,隨著每一次的吐纳呼吸,總會順勢的確認自己是否仍活著,因為此時的情景,宛如異世界般的令人懷疑。 鴉群的鳴聲不知何時,開始從四面八方的樹林傳送過來,音量漸漸的高漲著,劃破屏障般的靜謐,直衝天空,卻讓此時聆聽的人更添煩悶感。 一陣鼓譟後,夜又陷入蕭瑟的沉寂。 烏鴉的聲音,通常能形容為如喪考妣,悲傷而沙啞,好像是失去了至親的悲苦人們,又像是壯烈悽愴的飲泣。 ──烏鴉也有如此激動的感受嗎? 轉而以弓身之姿,坐在鑽出地表的樹根之上,少年在心中這麼問著自己。 自己不也和烏鴉一樣,被母親哺育成長嗎?如今,少年也想和這闇夜啼哭的黑鳥一樣,恣意的發出悲鳴聲。 ──烏鴉的外表,其實也不討人喜愛吧? 喃喃自語著,和自己豈不是有些相似嗎? 不對,烏鴉至少還是人們口中還算是吉祥,自己無論到任何場所,都是所謂不祥且異端的存在。 由於身上不同於別人的特徵,和隱含在體內隨時可發動的妖力,妖怪們除了想要吞噬掉他得到力量外,對他的態度總是帶著輕蔑;人類則是一方面感到驚懼,一方面在背地中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枯樹的底下,在樹根的中間,落葉堆積而把地面掩蓋的密不通風,踩著落葉站起身,發出了碎裂的窸窣聲,少年嗅聞著落葉那恍如隔世的香味。 熟悉的氣味從不遠處傳來。 「犬夜叉。」 一位身穿巫女服的少女緩緩的走近了,由於算是熟悉的人,少年並沒有擺出戒備的神色,更沒有訝異之情,連頭也不回的就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桔梗…」 接續著犬夜叉的聲音,巫女仰起頭,低聲的吟著。 「闇中之弦月呢…」 犬夜叉的嘴唇因桔梗的話而微微張開,卻吐不出任何回應的話,總覺得這似乎有些消極的話不會從她的口中說出,現在自己則確確實實的聽見了。 ──因為…桔梗總是很堅定的樣子。 在不久的之前,曾經聽她訴說過當巫女的感受,和半妖的自己其實是很相似的,至於原因,則是關於歸屬感的感受,桔梗在村人或妖怪面前,以堅強的巫女之姿面對,事實上卻和犬夜叉一樣,在人與妖之間的夾縫中勉強的存活著,所以,才無法對擁有同樣際遇的犬夜叉下手。 擁有強烈的職責感,背負的又是守護正邪不分‧擁有四魂之名的寶玉,桔梗除了得到鄰近地方的人們一致的讚譽外,其實什麼也不能擁有,既不能哭泣也不能大笑,做事必須謹慎而適時的嚴厲,那是很辛苦的。 就算曾聽她談過,真正感受到她的孤獨,卻是此刻她不經意說出的一句話。 ──為何會在現在出現呢? 犬夜叉雖然在心中這麼想著,但有些問不出口,他的個性雖然十分的急躁和衝動,但偶爾在小地方中流露出來的體貼,雖然笨拙卻會令人覺得很溫暖。 桔梗似乎遇到了難過的事情吧,即使雙唇略顯嚴肅的緊抿著,會有她下一秒就要開口發話的錯覺,是因為她的嘴唇微微的顫抖著。 犬夜叉皺起了眉頭,繼續望著皎潔有如白銀的弦月,那美麗而毫無瑕疵的弧度,會令他直接聯想到人類女性神秘的微笑。 ──若真有月神的話,大概會是個女人吧? 神和妖怪之間的差別是什麼呢?或許是心境的不同吧,神似乎不太容易被惹惱,也不會轉而以最差勁的作祟方式來報復,但妖怪們不但群居,而且自尊心都相當強,如果看見不順眼的傢伙,脾氣烈一點的就先殺了對方,並且自以為是的到處炫燿。 那麼凡人和聖人之間,又有何差別呢? 不會犯錯,那就是聖人了嗎?解釋起來的話,或許有想要的東西的,就是凡人吧?聖人連一點欲望都不被允許嗎? 看到桔梗,犬夜叉就會自然而然的這麼想著。 「……妳真的不打算說嗎?」 面對兩人之間流過的冗長寂靜,犬夜叉有些不耐煩的這麼問。桔梗那樣的表情,有如拼命的忍耐,卻擺出冷靜神色,但如果不是想要告訴犬夜叉,何必冒著被村人發現的危險,出村到森林裡呢? 面對犬夜叉的詢問,桔梗原本低垂的眼簾起而凝視著他。 「你願意聽我說嗎?」 彷彿是把問題丟回給犬夜叉,少年的反應是轉過頭去,沉默了一陣子後,用不耐煩還有些像是罵人的語氣說著。 「妳在說什麼廢話!不然我幹嘛問妳啊!」 看到桔梗沒有回答,犬夜叉又尷尬的繼續說。 「難過的事情放在心裡,我看妳呀!遲早會悶出病來,為什麼就不坦白一點直接說出來,真是…」 ──看到妳那種難過的樣子,我就會覺得很不舒服… 犬夜叉搖頭,說出這樣的話可以說是最大的限度,是他關心別人所能抵達的極限,雖然口氣仍然很粗魯,但仔細一點就可以感覺到,他對桔梗的表情十分在意。 「不想說就算了。」 就這麼結尾,犬夜叉又皺緊了眉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側過頭去。 「……我…呀…」 因為感覺到衣袖被輕輕的拉住,犬夜叉發出了咦的聲音,緊接著,因為緊張而緩緩的回頭望著她。 低垂著頭,桔梗抓住犬夜叉紅色衣袖一角的手在顫抖著,這個舉動彷彿是打破了禁忌,此時的她十分的躊躇。 接著,低語著說了出來…… 『巫女大人…請隨我去一趟好嗎?』 前來桔梗居所的是一個年輕男子,身上穿著莊稼漢的衣服,身上沾著的泥污彷彿和汗水和在一起,由於他的臉色焦急,桔梗馬上跟著他前去。 『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是這樣的…我妻子她…』 這位男子成了親後,妻子終於有了孩子,看來是因為第一胎,所以顯得比較束手無策,所以才會趕到這裡請精通醫術的巫女幫忙。 桔梗沉默的聽著他說話,可以感受到這個男人既緊張又期待的心情,畢竟是要成為父親的人,臉上不自覺的流露出神采飛揚的神情。 可是,當桔梗趕到那裡,讓小孩產下後… 那個孩子卻是個死胎…… 聽不見嬰兒的啼哭聲,躺在產床上的那位少婦露出了驚懼的神情,再看看桔梗的神情,登時了解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暈了過去。 抱著已經死去的嬰兒,桔梗看著手中已經失去的生命,突然覺得心中一寒。 她走出去,冷靜的將事情的結果告訴了那位丈夫,面對他原本期待的神情慢慢的黯淡下來,本來想好要安慰他的話語,自己此時卻像個啞巴一樣,半個字都吐不出來。 陪著那幾乎要情緒崩潰的男人走進產房,年輕的夫婦倆因為這突然的消息而痛哭著,桔梗沉默的看著他們,心中突然產生了恐懼感。 自己剛剛…觸摸到那個皮膚呈現暗青色的死胎…… 冰冷而毫無體溫的感覺,到現在還停留在自己的指尖。 想要逃開這個地方,不想要聽見人們悲傷的哭聲,桔梗感受到自己的軟弱。 尤其是想到剛剛在途中,那個男人期待新生兒的表情。 終於擠出了幾句安慰的話,雖然桔梗懷疑自己的聲音在顫抖,安撫著他們的情緒,悉心的照顧了一會兒,這才獨自一個人回到居所。 把阿楓遣出去後,桔梗獨自坐在房裡,卻因為忍耐不了剛剛的事情,而走到窗外,正好迎上火紅而巨大的落日緩緩而下。 霎時間,她感受到和那落日一樣巨大的孤寂感。 就一直這樣待在屋外,直到夕陽慢慢轉深,天空呈現了黑沉沉的顏色,桔梗才進屋去,不知為何的,難過的感覺仍然沒辦法消除。 之前累積的種種壓力,宛如在此時同時出現了作用一樣。 思緒混亂的腦海中,突然清晰的出現犬夜叉的影子。 銀白色的長髮,和紅色的衣服,有時顯得冷漠的面孔,可是…桔梗卻感覺到,那是她現在唯一想去的地方。 所以,她才獨自一人闖進了森林,前往犬夜叉經常出現的地點。 犬夜叉默默的聽著桔梗敘述下午發生的事情,心中也出現極度複雜的感覺。 桔梗的雙手,在她結束了說話後,離開了犬夜叉的袖子。 在一瞬間,犬夜叉心中湧起了十分同情她的感受,桔梗不能告訴村中的人民自己的軟弱,必須戴上面具扮演一個冷靜堅強的巫女,更不能讓妖怪發現空隙而趁機攻擊她。 ──真的很像…… 真的和自己很像,犬夜叉此時才真正同意了桔梗的想法,也了解了她為何產生這樣想法的原因。 「犬夜叉…」 少年面對她的聲音,卻自顧自的坐下,拍拍一旁的堆滿了落葉的地上,淡淡的問了一句: 「要坐一下嗎?」 桔梗以獃然若失的神情,聽從他的意思坐在他身旁。 兩人之間流過了長長的沉默。 「我呀…不能自以為懂得安慰妳,但是妳的難過,我大概…可以猜到一點吧?」 含糊不清的說著話,犬夜叉看著仍然十分黑暗的天空。 不知道自己的話是否能夠讓桔梗稍稍釋懷,但這是犬夜叉第一次想要盡力去安慰別人。 「犬夜叉,那是因為你也有你自己的痛苦嗎?」 「……或許吧。」 桔梗看著犬夜叉的金色瞳眸,那眼睛曾經流露出拒絕任何人的信息,現在卻有著淡淡的感傷,彷彿悲傷的過去能從他的眼中一覽無遺。 兩人結束了十分簡短的對話,犬夜叉把視線從已經逐漸呈現灰色的天空,轉到一旁的巫女身上,意外的發現她正靠著樹打盹。 「呃…?」 ──她一定整晚沒有睡好吧… 對自己的想法感到吃驚,這樣的思考方式可真是前所未有,但是,祇要產生這樣的想法,或許是代表自己的心正在慢慢的打開。 就這樣過了半晌,犬夜叉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一樣的拍了拍桔梗的肩。 「喂!桔梗,妳看。」 巫女緩緩睜開眼睛,眼睛感覺到有些刺眼,因此而吃驚的吞了口氣。 熹微的晨光逐漸穿透了雲層,由於朝日的緩緩上升,原本沉重的黑幕像是一下子發出光芒一樣,好像劃破了悲傷,突破了種種阻擋的屏障,直奔地面。 寂靜的天籟突然的,宛如萬物都醒了過來一般,鳥鳴的聲音清楚的從四面八方傳達過來。 對這股生命的禮讚,桔梗發出了嘆息的微笑。 從來不知道,原來晨曦是如此的美麗,陽光對生命,竟然有如此重大的意義。 ──是的,祇要還看的陽光…… 犬夜叉心中也產生了相同的想法,兩人佇立在漸漸明朗的晴空下,讓寬大的衣袖被微風拂動起來。 「妳要回去了嗎?」 「是呀…」 俄而,堆積著銘黃色落葉的枯樹下,祇剩下風聲愉悅的響著。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